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刃(1)

*黄昏人种设定。指路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YyQbGM7ySn9ltOREPfyPS1ZaetnqUzLYPIeqDr_Bl1RTrwmuXDch9wVbAc4XAJ0jdwd4VjzuIfKyES7fAuHkdM6P3KB_mzrG0r5E2mJgZ_GsINveBsB4cGkKa5Ih4t_i强行安利漫画《GANGSTA》

*不妥则删

*全是我编的

*我自己都很吃惊的玛丽苏文笔

 

 

昏暗的房间,男人手中的烟闪着红光,听着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开了腔:“拿到了?”身后的手下将资料放置桌上,恭敬道:“拿到了。”男人并不看桌上这几页纸,道:“说说。”手下退后一步:“两个都姓王,这边的人都叫他们王先生们,都是亚裔,其中一个是挂牌子的……”男人心急打断:“另一个呢?”“他不是挂牌子的。”男人了然,语气颇为不屑:“哦,主仆啊……”

 

“砰——”话音未落,门板竟被直接踹开,昏暗的房间一时敞亮起来,只见两个身型修长的男人逆光站在门前,稍高一点的缓缓收脚。

 

房内的人一惊,瞬时拔出腰间的枪,还未扣下扳机,见眼前人影一闪,手上剧痛,不过两秒,枪已离手而人也被当心一脚踹飞。紧接着就是脖间凉意,脸上温热,没了知觉。一室五六个人,几分钟内尽数解决。

 

靠在门框上的青年这才进入房间,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照片,对照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仔细辨认了一阵,语气颇有几分埋怨的意思:“你好歹给我留张脸啊。”

 

青年细细擦拭着刀上的血迹,入鞘。轻轻环住了面前的人,低沉的声音闷闷道:“别气。”换来背后的几下轻拍与低声笑:“好,我不气。”

 

几张人脸罢了,怎会生气,但他也知道老王指的不是这个。主仆?王俊凯从不是他的仆人,他们的关系,是朋友、是伴侣、是爱人、是亲人,绝不是仆人。

 

青年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刀鞘。

 

 

 

 

两位王先生是几年前才搬来这儿的,彼时两人还是瘦弱的少年,但从那时起,骨子里的不屈就显现出来,被当时的地头蛇第十几次欺负的满身是血之后,终于一举将他击杀。

 

巷口杂货铺的奶奶记性好得很,讲起这件事的时候分外怀念。“大王先生是挂牌子的,是……哎呀,我忘了是什么等级了,老人家了记不太清。哦,你说小王先生?他不是。”老人家取了货架上的烟,转身的时候,客人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柜上几张钞票。老人家也不计较,收了钱放了烟照样坐着看报。“大王先生可是罕见的等级呢,我再老,也记得住。”

 

几个小时之后,一份资料就被呈上了某个男人的桌面。

 

 

 ——————————————————————————————


 

高大而古老的建筑之间,狭小的街道,皮鞋与石板街道相触,发出嗒嗒的脚步声,明明是四只鞋,却仿若一个人的脚步。

 

两个青年前后相差一步地走着:“这一单也从沃特安警长那儿拿到不少,老王你今天想吃什么?”

 

“去吃你想吃的吧。”一向面无表情的青年罕见地露出了笑容,薄唇虎牙桃花眼,眉眼俊朗。

 

“那去安娜那里坐坐好了,然后去莱恩小姐那里喝一杯?”王源上前一步与王俊凯并肩走着,神色轻松。

 

“罗恩先生的松饼,更好吃。”

 

王源闻言偷偷弯了下嘴角。哦,这是不想让我去“松饼甜心”那里咯。

 

话是如此,但二人最后还是站到了安娜家的餐厅门前,因为罗恩先生今天并没有开门。松饼甜心站在柜台里,偏着头发呆,一头金发衬得皮肤白皙细嫩,双眸盈盈似水,看着两位王先生推门而入,丰满的嘴唇弯了弯,一下子笑了起来:“很久不见了,今天吃点什么?”

 

王源打了个招呼,应道:“一份蜂蜜松饼,两杯咖啡……”

 

“一杯多奶多糖是吧?”安娜接过话来,笑得勾人,麻利地往后厨走去。王源与王俊凯不过才说了几句话,安娜的松饼便送到了面前,带着温热的甜腻气味。送完松饼的安娜照常没有离开,顺势坐在了王源身边。王源尴尬一笑,不用想也知道王俊凯的脸有多黑。这就是王俊凯不想让他来这里的原因。松饼甜心显然没有想要掩藏自己的爱慕之意。

 

安娜自然看到了王源的神色,但也不甚在意,只是理了理刘海开腔道:“沃特安警长估计很快就要来找你了呢。”好奇心堵住了王源拒绝的嘴,松饼甜心总有许多消息让两位王先生没法说出赶人的话。

 

“又发生了什么吗?”王源洗耳恭听。

 

安娜凑近,半趴在桌子上,显露出姣好的身材,王源快速移开视线,果不其然感受到手臂被人拉了一下,牵着整个身子都远离了安娜一些。王源侧头,余光扫到王俊凯微低的头,和故意躲避的目光。估计再待下去,这只手就不保了。

 

迎上安娜期待的目光,王源掏出了几张钞票,用咖啡杯压着。果不其然,安娜的眼神变了:“真无趣。”说着伸手将钱收好,压低了声音,“A区后街,今天上午发现了一具女尸,是个站街女的。”王源心生疑虑,会找上他们的,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安娜继续道:“是挂牌子做的,尸体残破的很严重。”安娜的眼神一下子认真起来。跟黄昏人种有关的小规模案件,沃特安警官经常拜托两位王先生,毕竟警力有限。

 

“A区啊……”王源正要陷入思考,桌下的手又被打了一下。好吧,还是等警官那边的资料吧,吃完就走,源哥宠你。几口吃下松饼之后,两位王先生终于能在安娜恋恋不舍而又颇为无奈的目光中离开。

 

沃特安警官的动作要比王源王俊凯想象的快得多,回到家刚一开门,就看到门缝附近的地上躺着一个薄薄的文件袋。王俊凯打开看了一眼,里面的资料一如既往的少,只有那个女人的身份和现场照片,还有简单的验尸报告。“唔……”果然还是要去警局看一眼尸体。

 

王源换了家居服从房间出来,理了理下摆凑到王俊凯身边:“那还是照样兵分两路吧,你去警局看看尸体,我去看看现场,顺便问问有没有目击者。”

 

“伤口太齐整,是锋利刀具所致。”

 

刀具?难怪王俊凯看了那么久,果然还是放不下。

 

“老王,我们到这儿几年了?”王俊凯粗略算了算:“快十年了。”

 

“也帮警局做了很多年事了吧。”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回答,他知道王源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真开始的时候,竟然有一丝紧张。

 

“事不宜迟,走吧。”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