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六)End

戳这里(一)

戳这里(五)


18

 

报告被嘭的一声狠狠砸在墙上,落到地上时已经褶皱不堪。似是不够解气,王俊凯又狠狠踹了沙发一脚,一双手把头发蹂来蹂去。

 

不行,这样不行。王俊凯冷静了下来,仔仔细细回想着刚才王源说的那几句话。

 

隐性技能基因……这可能吗?王俊凯思索了片刻,决定还是先把王源之前进行了一部分的研究成果找出来。

 

今天的一天仿佛格外漫长,让王俊凯充分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不时抬眼看着时间,连工作效率都有所下降。几乎是数着秒,王俊凯终于等到了下班的那一刻,急匆匆收拾了桌上的文件就往外跑,却在出门的一刻嘭的一声撞上了小郑。

 

“王部?这么急?啊这是……”

 

“要今天批复吗?”王俊凯急急打断小郑的话,微微蹙着的眉头将焦急的情绪表露无遗。

 

“啊那倒也……”毕竟是下班的时候才送到的。

 

“放着我明早来签。”王俊凯又一次打断小郑的话,拍了拍小郑的肩膀留下一句辛苦了就大步流星走出了办公室。

 

从PC开始,用着王源的生日,王俊凯一次就猜中了密码。“密码跟我一样呢。”嘟囔了一句。猜中了密码之后,要找到文章和研究资料就很容易了。但问题是,要在短时间内理解文章内容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啊,就算去寻找业内泰斗,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验证这个观点。

 

王俊凯突然感受到一丝绝望。

 

他的手有些颤抖,如果……如果王源真的因为那一组虚假的数据而被定罪……王俊凯简直无法想象,脑子像是忘了上发条的老式闹钟一般无法运作,颤抖的手一下又一下,机械地翻页。

 

“以下是李丽人女士隐性基因存在的证明例证……”

 

一行字跃入王俊凯视线之内。

 

不管怎么说有了充分例证就可以怀疑李丽人有作案嫌疑!王俊凯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逐字逐句认真研读……

 

李丽人由于其在基因方面显现的强烈的医疗倾向,在分选之后就进入了某大学的医学院深造。单从基因上来看,她的第一技能基因就只是医疗而已,并无第二技能基因。

 

但是在这个大学全校范围举办的编程相关的比赛时,李丽人成为了过关斩将最后一举夺冠的黑马。这件事在当时李丽人所在的地区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各路媒体争相报道,基因工程方面的专家也对李丽人进行了更详细的基因样本研究,最后的成果当然还是维持分选的决定,专家证明她的确没有第二技能基因。

 

李丽人对此的回答则是: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百倍的努力。

 

这样一个符合当代价值观,积极向上的回答,自然被媒体所接受,还打出了诸如“基因不能决定人生”、“后天努力亦可以弥补基因缺陷”这样的口号,随后又是一阵社会正能量的宣扬。

 

隐性技能基因的存在甚至连李丽人自己都无法确认。

 

这不能说是业内全体专家的错误,只是自从技能基因的发现以来,绝大部分人类都遵从着这一“定律”生活着,这个在人类脑子里根深蒂固的,常识一般的学说,甚至用作许多研究的前提条件,所以并没有人想到这一可能。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有,例证也是少之又少,几乎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也是王源的研究无法继续的原因,其实就连王源自己都不抱着能完成研究的希望,李丽人隐性技能基因的发现,也是王源在研究过程中众多巧合共同作用的结果——虽然目前为止不被业内所认可。

 

虽然看不懂事件例证之后的基因工程研究,但王俊凯还是尽自己所能地梳理着逻辑整理着资料,连带着此前几起案件的被害人调查资料,最终形成了一份报告。怀着忐忑又焦急还带着一丝欣喜的心情,王俊凯在深入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王俊凯速速收拾了自己就前往保卫部,路上他先接入了保卫部部长秘书室的通话。

 

“您好,我要预约见部长一面,我有一份报告要递交给他。”

 

“王俊凯区部长是吗?部长交代过有您的通话就接入,您稍等。”秘书室小姐甜美的语调给了王俊凯一丝欣喜,最重要的是部长对这件事特别上心。

 

部长果然很快就接入。

 

“部长您好我是王俊凯。”王俊凯急急开口,“关于连环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我有一个重大发现……”

 

“小王啊……你今年的假还没放吧,休息一下如何?”

 

王俊凯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这件案子,我希望你能避嫌。我知道王源是你的适配对象,你关心他这是人之常情,但你要相信保卫部,相信你的同事们,如果王源真的没做,我们一定会查明。”

 

过了许久,王俊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部长……您起码,看一眼我的报告吧……”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全无了往日的低沉镇定。

 

部长叹了一口气,只得答应:“先递上来吧。”

 

王俊凯真是心乱如麻,好不容易出现的希望又有可能就这样破灭。

 

不论怎么样,还是要去上班的。王俊凯抹了把脸,调整好表情,走进了保卫部。刚走到走廊,就碰见了小郑。小郑一看是王俊凯,连忙收了手上的文件迎了过来:“王部,昨天下午的报告在您桌子上了……您……还好吧?”王俊凯点点头,听闻小郑问他还好么,一愣,反问道:“怎么了?”小郑关切道:“脸色有点儿不好。”而且有胡茬,这半句话小郑没说出来。

 

王俊凯摆了摆手示意无妨,先进了办公室,将报告用内网传送到保卫部总部长那里。结束传输之后,王俊凯一时之间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人一平定下来,王俊凯就感到身体里一阵不适感,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快24小时没有用过抑制剂了。

 

自己都如此不适,那王源呢?王源身体那么差,他现在怎么样了?自己与他的距离不过百米,可就是见不到……王俊凯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自己是不是能去探望他呢。毕竟王源并不是被收押,只是暂时拘留而已。自己是他的适配对象,未必不能见到他!

 

王俊凯向来是个行动派,说做就做。

 

转身的那一刻,王俊凯看见了小郑放在桌上的文件,蓝色塑料外壳,不厚。他打开了文件。

 

是一份保外就医的申请。

 

申请人叫做程金荣,男,56岁。五年前因非法融资金额巨大被判入狱,有期徒刑15年。这件事当时在本区引起了广泛关注,因其涉及的金额巨大,牵扯的人数众多,民愤颇深。程金荣入狱之时,市民几乎是拍手称快。

 

报告说程金荣有严重心脏病,因为病情近年有加重趋势,所以申请保外就医。王俊凯冷笑一声,正准备在文件上写上些什么,就在提笔那一刻停了手。思索了片刻,王俊凯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啪”的一声合上了文件之后,王俊凯接通了保卫部长内线。

 

一通好说,王俊凯才和部长商定好了面谈的时间。

 

结束通话的王俊凯分外轻松,连步伐都轻快不少。

 

 

 

19

 

顺着拘留室外的走廊,王俊凯加快了步伐,丝毫不停顿,就打开了一间单人拘留室。

 

王源听着门口有输入密码的嘀嘀声,转过了头。24小时其实不算太长,何况单人拘留室的环境并不算差,只是这伙食,没有那个人做的好……

 

外头的嘀嘀声响了十多下,接着是开门的声音。王源怎么也想不到,门外竟是王俊凯。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讶异。王俊凯开了门就看见了王源,单薄的身子,盘着腿坐在床上侧头看他,纯白的床单衬着肤色更显苍白。还是昨天的那件衣服,头发稍显凌乱,眼下一片青黑,看来昨晚没有睡好。

 

王源看着王俊凯急急关门,长腿两步跨到自己面前,一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语气里满是关切:“还好吗?”王源点了点头。他注意到王俊凯领口扣子上的线头,伸手帮他掖到扣子后面:“别担心,我很好。”

 

王俊凯重重点头,开口:“王源儿,那个李丽人,从基因信息来入手实在太难,短时间内实在没办法出结果。”王源听闻皱起了眉头,这显然不是个好消息。

 

但下一刻王俊凯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我有办法。”

 

王源偏了偏头,一副颇有兴趣的样子:“真的假的。”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急,都我在急。”

 

“信你啊。”王源的三个字活似一剂强力抑制剂,正打在了王俊凯心尖上。王俊凯一愣,心里无比欣喜,但脸上却是露出苦笑:“这艰巨的任务哦……”王源挑了挑嘴角回了一个狡黠的笑。

 

伸手一拉,王源把王俊凯拉下坐到了自己身边,轻松道:“说说看。”

 

王俊凯一副神秘的样子:“引蛇出洞。”

 

王源一听这话就有了思量,瞬间严肃起来:“你这是拿别人的性命在冒险。”

 

王俊凯凑近王源,把程金荣提交保外就医的事情跟王源说了,轻柔又温暖的气息打在耳朵上,耳尖迅速的红了起来。王源扭了身子用力一推王俊凯把他推离了身侧,简直气的不行:“亏你还是个执法人员,他就算再作恶多端也不该死在李丽人手上!”一巴掌拍在王俊凯手臂上,“你是不是急昏了头!”

 

王俊凯一把抓住王源手掌,一拉,就把王源又拉到了怀里。脑袋凑到王源耳朵边儿上,嘀咕了两句。王源静静听完,眼里怒火就没了影子,扁了扁嘴,权当答应了。

 

王俊凯好容易才把这事儿和王源讲清,只待部长最后签字,计划就板上钉钉,心中大石放下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是要看李丽人的反应了。王俊凯看着王源一副思考着的模样,眉头锁着,微微抿着嘴,薄薄的嘴唇唇色很淡,王俊凯的眼神不禁深邃起来……

 

“王源儿……”王俊凯的声音低沉。

 

“嗯?”王源随口应道,他还在思考着万一李丽人及时收手怎么办,那自己的嫌疑还是无法洗清。

 

“我今天,忘记喝抑制剂了。”

 

此时王源应该含羞带怯,又嘴硬,应该先打自己一下,再默默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亲吻……王区部长这样想着……

 

然而事实总是残酷的,王源暂定了思考,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这句话所含的意思,他冷着一张脸转过头,开了口:“拘留室条件挺好,今天的抑制剂已经提供了。”说罢又伸出食指中指,“两支。”所以我足够用了。

 

王俊凯颇为落寞地舔了舔嘴唇,显得有些委屈。王源看着实在有些不忍心,拿头王王俊凯肩窝里顶了一圈儿。王俊凯只觉得头发软软的,想要摸一摸,可手还没伸出来呢,又回去了。

 

王源直了身子,眼睛亮晶晶的:“等你的好消息。”

 

王俊凯笑着点点头,伸手,终于如愿以偿摸到了王源的头,心满意足地离开。

 

来日方长。

 

 

 

20

 

程金荣的保外就医申请很快就得到了申请,人也很快就被送到了区一医院。

 

程金荣的主治医生是心脏科有名的医师陈医师,有多年临床经验,极具实力。由陈医师负责的对程金荣的初步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显示程金荣的确患有心脏病。另外,陈医师还对保卫部的人员说,这次检查中程金荣有哮喘的迹象,建议进行更深层的检查。

 

医院马上给程金荣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保卫部特意配了一队人员在门口守着,两人一班几小时一换。

 

保卫部长的批文很快就下来了,结果自然是批准,王俊凯揣着纸质版报告无比欢喜,一双桃花眼闪着光芒,踌躇满志。

 

王源,你等着我!

 

等待总是令人焦急,而李丽人又远比王俊凯想象的要有耐心得多。王俊凯等了两天还不见李丽人有何举动,最终还是忍不住跑了一趟医院。

 

王俊凯去医院那天正是下午,初秋的日子有些凉,但暑气却未完全消散。王俊凯去时程金荣正在酣睡,而王俊凯的目的本就不是他,经过内科医师资料专区的时候,他特意停了一下。第一行的照片之中,就有李丽人,三十多岁的模样,一双吊梢眼,很是冷漠的模样。

 

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几时。

 

也得亏王俊凯今天亲自见了程金荣和主治医师陈医师。他这才知道,程金荣有着严重的哮喘。当天,王俊凯在程金荣病房里待了一会儿,出来的时候专门找了那一组保卫人员的小队长。

 

“病房里没有监控吗?”

 

小队长回道:“是的,为了保护病人隐私,没有装监控。”

 

王俊凯严肃道:“太疏忽了,按照规定,是一定要的。明天记得装上。”

 

小队长诚惶诚恐地回了是。王俊凯说了句辛苦了,就离开了医院。

 

如果李丽人没有举动,他再怎么动作也没用,此时也只能静观其变了。

 

 

——————————————————————————

 

夜幕降临,区一医院还是人来人往,直到深夜才安静下来。走廊只留了几盏灯,紧急出口的指示灯闪着绿光。偶尔有查夜的护士小姐尽职尽责地在巡查者,值班中心的护士们昏昏欲睡,又揉着太阳穴勉强打起精神。

 

程金荣病房的门口左右分站着两个看守人员,穿着保卫部职员制服,尽职尽责地守在门口,不发一言。

 

临近凌晨一点的时候,两个职员对视一眼,其中一个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另一个点了头之后,那个人就离开了病房门口。

 

就在此时,转角处走出一个医生,拿着查房名单一样的东西,走近了病房门口。

 

“例行查房。”医生开口。职员看了医生的装扮和工作证,为医生打开了房门。这个医生,正是李丽人。

 

李丽人查看了一下程金荣的体征指标,在手上的表上装模作样地写了几划。李丽人站在床边,伸手摇了摇程金荣,很快,程金荣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看着李丽人,而李丽人戴着医用口罩,打扮的与其他医生无二。

 

李丽人从白大褂口袋里抽出一个白色塑料盒子,与平时医院分药的盒子一模一样。给程金荣递了两颗,又给了他一杯温水。程金荣尚未清醒,迷迷糊糊的,结果药片就往嘴里放,送着温水一仰头,药片就下去了。

 

李丽人扶着他又躺下了,全程没有说一句话。

 

 

——————————————————————

 

第二天一早李丽人刚上班,王俊凯就带着一个小队来找李丽人了。

 

“李丽人女士,我们怀疑你涉嫌谋杀,请跟我们走一趟。”身后的人递给王俊凯一份批条,正是抓捕李丽人的批准。

 

李丽人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脸上带着惊讶的表情:“啊?谋杀?不是搞错了吧。”

 

王俊凯挑着嘴角,冷笑道:“区一医院只有一个李丽人医生,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吧。”

 

李丽人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颇为无奈地答应了一句“好吧。”

 

“李丽人女士,请问昨晚十二点至两点的时候,你在哪里呢?”负责审讯的人员之一,王俊凯,很快开始了问题。

 

李丽人坐在对面,回答道:“昨晚?昨晚不是我值班,我在家呢。你们可以查行踪数据库啊。”当然了行踪数据库只能查到自己那个时段在自己的家。

 

“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凌晨一点左右,你出现在医院?”

 

“有什么证据呢?”李丽人挑眉,一副无谓的样子,“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随便说可不好吧。”

 

王俊凯马上播放了昨晚这个时段的医院走廊监控,凌晨一点的前后半小时,加速播放也不过是十多分钟的事。录像中程金荣门口的保卫部人员尽忠职守,一动也不动,期间没有换过班,也没有离岗。

 

“我不懂我出现在了哪儿,视频里我根本没出现。”李丽人坦然。

 

“这份视频出自你手,自然没有你的身影。”王俊凯自然有万全准备,打开了另一份视频。

 

视频的角度似乎是从程金荣床头的方向拍摄的,记录下了深夜一个医生喂了病人药的全过程。只是这医生戴着口罩,又一言不发,分辨不出是否就是李丽人。李丽人自然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迅速反驳道:“为什么走廊监控就是假的这个就是真的?退一万步来说,怎么就能确定这份视频里的这个人,就是我?”

 

王俊凯抽出一份文件:“这是昨晚该时段负责看守的保卫部职员的笔录,该时段有个人离开去上厕所,有行踪数据库证明,显然这与先前那份视频不符。所以我们有权怀疑那份视频的真伪。”

 

“其次。”王俊凯拿出一个自封袋,里面装的是非常小的一块白色的东西,“程金荣先生配合我们,从他嘴里拿到的……心得安。”

 

李丽人心里咯噔一下,该死,他不是吞下去了吗!

 

“心得安是临床治疗心脏病的常见药,有何不妥?”李丽人仍在狡辩着。

 

“伴有低血压、心动过缓、肺心病、慢性支气管炎、心功能不全、哮喘的冠心病患者,忌用或禁用心得安。这你绝不会不知道。”王俊凯把自封袋往李丽人面前递了递,“而程金荣,正是哮喘病患者。”

 

(tips:患有哮喘病的心脏病患者不能服用心得安这是真的,但是抛开剂量来谈的中毒或相克都是耍流氓。而我,一个非专业生,就是在耍流氓QUQ不好意思。)

 

李丽人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她手心出汗的厉害,但还是强装镇定道:“你又怎么证明心得安是我给的呢。我说了我那晚根本没有去医院,这件事跟我没有半分关系。”

 

王俊凯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目光凌厉地盯着李丽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大概是想,那个白色药盒你有认真擦过所以找不到指纹吧。”李丽人面上依旧没有反应,心跳却紧张的加速。

 

“恭喜你,你的确擦干净了。”王俊凯对她笑了笑,“但是……”

 

“但是你的基因和网安部的数据库数据却骗不了人!”门被打开,门外的人一身与李丽人相仿的白大褂,身材高挑消瘦,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

 

是王源。

 

门外的工作人员让王源进了审讯室,又退出去锁好了门。

 

“这是网安部当时段数据分析报告,实时信息显示你确实在区一医院,可是凌晨两点左右这个数据就被篡改了,你的确厉害。”王源薄唇里道出颇为自信的话语,骨节分明的手将纸质版报告甩在桌上,“害得我好惨。”

 

王俊凯在一旁抱胸看着王源恶狠狠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真是长着尖牙呢。王源一抬头就看见王俊凯暗戳戳的笑,登时瞪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或许你还能再狡辩,说这些数据既然能被篡改所以并不可信。那这份呢?”

 

李丽人看了一眼桌上的几份报告,笑了起来:“隐性技能基因?编瞎话都不是你们这样编的吧。”

 

“看来你不是厉害,是蠢的厉害。我既然能用她作证据,自然就有办法证明它的正确性。”王源伸手帮她翻到报告最后一页,赫然是业界泰斗的签名,“他们都承认咯。”

 

李丽人腾的一下站起来:“不!绝不可能!这些都不足以证明我杀了这五个人!”

 

王俊凯终于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王源直起了身子,两步走到王俊凯身边,二人伸手就是一掌,一个high five。

 

“这几个月以来的死者,一共四名,并没有第五人。”这也是王源同意这个计划的原因。

 

“程金荣根本没有心脏病,所以,就算你给他吃了心得安,就算他吞下去了,他也不会有事。”当年程金荣非法融资案审理的过程,王俊凯正是保卫部的实习生,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他都再清楚不过,程金荣到底有没有心脏病,他自然是知道的。程金荣这次自然是动用了无数自己的力量意图利用保外就医逍遥法外,但先不说他的力量有多大,只是陈医师,他就不可能买通,陈医师早在程金荣入院的时候就把实情跟保卫部交了底。

 

李丽人终于放弃,像没了全身力气一样瘫坐在了椅子上,愣神了半天,终于开口:“我难道有错吗……这些人他们……”

 

“都是虐待儿童的人,是吧?”王源接话,“我懒得听你的长篇大论,你常去福利院这是我们都查到的,你因此接触到了他们的孩子或是学生,孩子们都有被虐待的经历,这让你于心不忍打算用自己的力量来帮他们,于是你在自己能接触的范围内对这些你够得着的人痛下杀手。对吧。”

 

李丽人失魂落魄一般,点了点头,突然又抬起头来对着他们大声道:“我有错吗!他们不该死吗!”那些孩子身上青青紫紫,实在太可怜了,既然生了他们,为何不好好对待他们。

 

“他们有错所以他们受到了你的惩罚,而你夺走了四条人命所以你也要受到惩罚。”

 

王源对她说完最后一句话,其他审讯人员给李丽人戴上了手铐,驾着她走出了审讯室。

 

“这话听着有点儿圣母。”王俊凯挠了挠头,“虽然我也觉得他们该死。”

 

王源白了他一眼:“再挨两年不就死了,又不是没病没灾的人,心也太急了。”收了报告就往外走。

 

“诶诶,你等等我!”王俊凯急急追上,“你那个隐性技能基因的研究真的被承认啦?”竟然显得比王源还高兴。

 

“我吓唬她的,这签名都假的。”王源翻到那一页,指给王俊凯看。王俊凯定睛一看,可不是嘛,表面光滑的要命,根本不是手写的痕迹。看着王源狡黠的笑,王俊凯伸手摸了摸王源头毛:“真聪明。”王源自然是打开了王俊凯的手。

 

至此,案件全部告破,王源也洗清了冤屈。

 

 

 

21

 

揣着民政局发的两个小红本,王俊凯笑的见牙不见眼,一翻开这本儿就是两人的红底合照,一个笑得犹如痴傻儿童,一个像是强忍着笑,脸却红艳艳的。

 

王源凑过去看了一眼,例行嘲笑王俊凯道:“真傻。”

 

王俊凯坦然接受,收了小红本儿,一本正经道:“王研究员,我有个问题不懂。”

 

王源看着他认真的模样,也认真道:“王区部长问呗。”

 

“我听许医生说,有一种方法交换抑制因子,要比交换唾液血液什么的,来的方便快捷的多,不知道是什么方法呢?”

 

王源一听就知道这人要耍流氓,一不做二不休,叉着手往王俊凯腿间逡巡了几圈:“快……捷?真要那么快,我还是回去红本换绿本吧。”

 

说着就往回走。

 

王俊凯自然不肯,一把扛起王源就往车里塞:“还是王研究员知识渊博,原来一点都不快捷,那我们来验证一下多持久好了。”

 

拉灯:)


——————————————————————

 

 

至此就全部结束啦。全文三万六千字多一丢丢,算是一篇中篇?比我想象的要少一点儿。

虽然感觉力不从心写的不好,但还是努了一把力,还是那句话,感谢每个蓝手红心。希望有任何意见建议都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重说三。

 

新年快乐~!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