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五)

戳这里(一)

戳这里(四)



15

 

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王俊凯被电话吵醒,迷迷糊糊伸出手点了接受通话,那边是保卫部职员小郑。

 

“王部,南街又出事了,法医初步检验又有疑点,怀疑是跟之前一起的连续作案,有目击者。”

 

王俊凯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边换衣服边确认地点:“南街是吧,我马上赶到。”结束了通话,王俊凯也把制服换好了,飞奔出门。

 

王俊凯住处离南街确实有些距离,待他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临近凌晨两点。

 

王俊凯一拨围成一圈的工作人员,到了尸体附近,找到法医:“什么情况。”

 

法医立刻解释:“基因样本拿去分析了,还没出结果,暂时不能明确身份。死者中年男性,年龄在五十岁上下,身上多处伤口,怀疑是摔伤或是与人斗殴所致。但是……”法医顿了顿,王俊凯知道接下来就是疑点所在了。

 

“死者的死因是窒息而亡,并非外伤。”法医指了指距尸体几步之遥的阶梯:“外伤应该是从这里摔下来所致。”

 

“窒息?”王俊凯戴上手套穿上防护服,走近尸体:“用绳索之类的吗?”

 

“不,脖子上没有痕迹,应该是被封住了口鼻。”

 

“喝酒了?”王俊凯闻到周围一股子酒味儿。法医点头。

 

王俊凯顺着阶梯走到顶端,喃喃自语:“趁着喝酒将死者推下楼梯企图完成杀害,但是被害者只是受了伤,于是又用其他方法将他杀害……是这样吗?”

 

“王部!”

 

“什么事?”王俊凯转身。

 

就在一瞬间,王俊凯踩到了石子儿,脚下一打滑,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全组人员就这样看着王区部长沿着很可能是受害者的轨迹,滚下了楼梯。身边几名工作人员惊呼一声就往楼梯下跑企图拦住王俊凯,可赶上了也不知该怎么让他停下,畏手畏脚。

 

王俊凯最后的意识就是紧紧护着自己的头部,再之后的记忆就是翻滚在长长长长的楼梯上了。嘶——真疼。

 

(港真,这是一个bug,剧情需要委屈一下哥哥。其实再长的楼梯也摔不晕,别问我怎么知道的QUQ)

 

王源一醒来就感受大身体的负担感,久违的不适令他立马想到了王俊凯。

 

还没起床吗?看来真是睡的很好吧。王源满意地笑了笑。

 

直到他端着温牛奶看到门口的拖鞋,他才意识到,王俊凯大概是昨晚就出门了。伸出手环,王源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久久的等待音乐之后……

 

“呃……王老师?”

 

不是王俊凯?“你是……”

 

“王老师,我是小郑,王部他……”

 

“怎么了?”王源往吐司上抹着果酱。

 

“还在躺着呢,在医院。”

 

王源手上的黄油刀乓啷一声落地:“哪个医院!”

 

“区……区立医院,王老师其实王部他……”

 

王源切断通话,把吐司往桌上一放火急火燎出门。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不知道王俊凯到底伤的怎么样,怎么会无法动弹一直卧床!

 

没有私家车也没有其他代步工具,王源只能一溜儿狂奔到公共列车站,这一段距离今日显得格外的漫长,运动导致的心跳加速让王源的身体产生了不适的感受,再加上一路跑来大口吸入污染空气……王源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带抑制剂,都是王俊凯!王源心里暗骂一声,停下歇了两步,又继续狂奔着。

 

悬浮列车内的环境不比室外好多少,虽说有空气过滤系统,但是拥挤的人群使车内的空气闷热沉重。王源拍了拍心口,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嘁,真是变得一刻都离不了他。

 

王源到医院的时候总觉得鼻腔发热,有种流鼻血的预感。捏着鼻子确认了王俊凯的病房,王源迅速到达目的地。推开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的王俊凯,和守在床边的小郑。

 

王源凑近一看,床上的人单单脸上就紫了一块儿,剩下的地方被衣服盖住看不到。王源咽下嘴里一口腥甜味儿,捏着鼻子瓮声瓮气跟小郑道:“让一下,挡着体征了。”

 

小郑让开后王源仔细一看,体征都正常,于是放下了一点儿心:“什么情况?多严重?要昏迷多久?医生在哪儿?”

 

小郑连忙摆着手,音量小语速快:“没没没,王部这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一开始晕了会儿,现在只是睡着了,医生说过度疲劳,睡一觉就好。”

 

王源悬着的心这才完全放下。

 

捏着的鼻子里淌下一滴血,王源摆了摆手跟小郑道别:“我要去找一下医生。”另一只手接在鼻子下面就往急诊室走。

 

从值班医生那儿拿到少量救急用的抑制剂,王源没忘了在手环上同步今日用量。

 

把自己打理清楚之后,王源回到了王俊凯病房,打开门招呼了一下小郑,小郑就出来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王源问。小郑便一五一十地讲了今天王区部长的摔倒全过程。

 

“那个目击证人的笔录呢?说了什么?”

 

“王老师,这个……”小郑有点为难。

 

王源抬了下巴:“我是你们这起连环案的特聘专家。”

 

“得,把这茬忘了。”小郑一拍脑门,“目击者是住在楼梯上端居民区的一个住户,报案的就是他。他睡前想起垃圾没倒,出门倒垃圾。据目击者证词,当时大约是十二点多一点,灯光实在太暗,只看见一个人躺着,就是死者,另一个人蹲在死者身旁,目击者一看到那边就正巧被发现,可疑人看见有人,就站起来跑走了。目击者说,当时太黑是在看不见长相,只看见了大概的身型,大概是个男性,身高一米八左右。就是这样。”

 

“哟,这目击的身高有点儿精确。核实脚印了吗?”

 

“核实过了,可疑人离开时经过了一片土地,我们采集到了可疑人的脚印。可疑人的身高在182左右,体重大概是67公斤。”偏瘦的体重……

 

“行踪数据库呢?”

 

“查过了,没有。”

 

“又没有?”会被特地改掉行踪数据库的数据,也就是说这个可疑人物很有可能就是这几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毕竟入侵数据库真是万分不易。

 

“网安部呢?”

 

“全部排查完毕,每个技术人员都有不在场证明或是其他条件的不符。”

 

“就知道……”王源嘟囔一声。

 

虽说有了嫌疑人的身高体重,但是在整个区内符合条件的人委实不算少,要想找到这么一个人,也算是费时费力了。“先按这个查吧,死者基因样本呢?”

 

小郑哦了一声,从怀里掏出密封袋递给王源。王源一揣兜里就往外走,真可谓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我去分析,王俊凯醒来告诉我一声,辛苦你了。”

 

 

16

 

到研究所这一路上王源万分小心,生怕鼻血什么的又冒出来,着实令人心惊。

 

前台小姐就这么看着平日里严肃的王研究员就这样捏着鼻子微仰着头走近研究所。“王老师?您今天不是在保卫部那儿吗?”

 

王源想起一早出门时顺手向研究员报了备。“有东西要拿来所里作分析。”跟前台打了招呼,就往实验室里去了。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果不其然,这名受害者……称为C先生吧,嗜酒成性,有严重的脂肪肝,并发肝硬化,此前也有过酒精中毒的情况。这是死者生前的病理情况。

 

到了中午的时候,小郑把保卫部查到的C先生人际关系方面的消息发给了王源。

 

C先生与此前两位受害者议案该,独居已久,C先生早年中过巨额彩票,曾与妻子女儿有过一段时间非常幸福的时光,可是好景不长,C先生染上赌博,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妻离子散。C先生是无业游民,靠着政府最低救济金过日子,死前一个月因酒精中毒被送入医院,在无力支付医疗费用的情况下,又拒绝了医院代他申请贷款,执意出院。

 

听起来也没做什么得罪人的事,要说记恨,大概只有前妻记恨他了,可是资料上并没有显示他与前妻在近期有何来往。

 

医院……区一医院?不对,B女士是在区二医院接受治疗的……独居?独居又招谁惹谁了?最多是好下手罢了。

 

王源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睛,有些疲惫。

    

一点了,手环还没有动静。一点十五,没有动静。一点半,没有动静……

 

“王俊凯你一觉睡到明年算了!”



 

17

              

王俊凯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之后,缓缓睁眼,入眼就是正襟危坐在床边看报告的王源,戴着那副圆圆的眼镜。

 

“你、你。”

 

“醒了?走吧,去你办公室。”王源啪的一声合上报告,向外走去。

 

冷漠,太冷漠了。王俊凯收拾好破碎的心,自觉开始换衣服。

 

王俊凯这几天为了这个案子着实费了许多心思,劳心劳力累的不行,今天这一觉睡了足足十个小时左右,整个人神清气爽,颇为轻松。一出门,就看见王源抱胸靠在墙边儿,一见王俊凯出来,就向他走去,伸了只手就往王俊凯脑袋上摸,帮他理了理刘海。王俊凯一时有点儿愣神,王源又把报告夹在胳膊下,空出两只手帮王俊凯整理领子。一切做得颇为顺手的模样。

 

“走吧。”王源拍了拍王俊凯肩。

 

王俊凯从善如流,像是被大人领导着的孩子,就这样一句话都没说跟着一个指令一个动作。似是自己也意识到了这点,王俊凯跟在王源背后走着走着苦笑了一下,接着又低头带着几分羞赧地笑了笑。

 

好像……该领证了嘿?

 

嘿嘿嘿。

 

进入工作模式的王俊凯还是王源初见时的那副严肃模样,对工作永远一丝不苟、严谨认真。

 

“等下,你是说就诊?他在哪里就诊?”王俊凯托着下巴打断王源的话。

 

王源翻了翻报告,答道:“区一医院。”

 

“十一大道的受害人A先生,死前也曾去过区一医院就诊,因为癌症。”

 

“香榭小区呢?”

 

王俊凯摇了摇头:“区二医院。”

 

“都是将死之人,何必下杀手,留着也活不了几年了,”王源还是不懂得杀人动机,“医院那边呢?”

 

“查过了,没什……等下。”王俊凯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几趟,努力在脑海里搜刮着记忆。王源看着王俊凯踱来踱去,不打扰。

 

“有一个医生,在香榭小区受害者就诊期间,从区一医院到区二医院交流开会。”

 

“查过她吗?”

 

“第一技能是医疗,没有第二技能。”

 

王源就这样看着他,他相信王俊凯已经意识到了,仅仅查她的基因是不够的。

 

“真是愚蠢的错误。”王俊凯开了办公室门走出去。他迅速交代人去查那名医生与网安部的关系,还有任何她可能与网络技术相关的关系。

 

入侵数据库的人一定不会是没有相关技能的人,所以入侵数据库的人不是她,根据调查,也不是网安部的人。一切跟她没有关系……的样子。

 

也不知道王俊凯是发现了什么,还是又陷入了难处,这天晚上和后一天的晚上,除了清晨醒来的舒适感,王源甚至找不到他曾经回过家的证据。

 

既觉得空落落的,又觉得这案子该被破了吧,他都那么努力了,看起来好像也有些进展的样子。忙点儿好啊……

 

等下,这是什么独居老人设定?

 

王源收拾好自己准备出门上班,今日依旧雾霾严重,不太适宜出门。

 

研究所与保卫部之间距离着15个站点,这让王源在改变主意到最终到达之间一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

 

“不,他有不在场证明,今早七点我回过家,我证明他在家。”

 

对面的人们面面厮觑:“区部长,且不说你这是在暴露你们之间足够亲密的关系,再者……早上七点,这个时间过于足够他回家处理好一切事务。”

 

王俊凯沉默。

 

“只是初步调查,王区部长不要太担心,查明真相也好还他清白。”负责人转头示意下属。

 

王俊凯颇为气愤地摔了报告,却在转身之际看到了门外的王源,一脸惊讶又表情复杂。

 

王源一看这表情再联系之前的对话,把事情猜出了七八分。他镇定地推门而入:“我愿意接受调查。”一个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示意他跟着自己走。王源让工作人员等一下,转头跟王俊凯说:“你还记得我前一段时间放弃的研究吗?缺少例证的那个。我仅有的例子,是本区区一医院内科医生李丽人。”说完,就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王源没有拿到之前王俊凯跟他说的医生的资料,不确定那名医生是否就是李丽人。最关键的是,这份研究根本没有完成,当代人的隐性技能基因的存在尚未得到业内专家的确认,也就是说,李丽人身上隐性技能基因的存在,不受科学技术所承认。

 

王俊凯就这样看着王源离开,他没法儿阻止,就像是那个人说的,不经过调查,不能证明王源的清白。

 

“是这样的王先生,今天凌晨在第八大道又发生了案件,经过初步调查,我们怀疑和此前发生的三起案子是同一个作案者。”

 

王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那句“你怎么知道只有一个犯人”给咽了下去。

 

“行踪数据库里,你出现在了那个地点。而且,当我们再次查询数据库的时候,数据没有了。还有,182公分,68公斤,王先生你与南街案件目击者口中可疑人物的体态十分相近。”

 

王源往椅背上一靠,冷笑一声:“你用有漏洞的数据库的数据当作证据,指认我?作为专案组成员我是不是该问一句,为什么犯人在你们眼皮子底下修改数据你们还抓不住他?”

 

审问人员有些窘迫,轻咳一声提高了音量:“王先生,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好吗。”

 

王源看着对面的人,冷冷道:“两起案件的案发当时,我都在家里。王俊凯在保卫部,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没有人证证明。可以找人查一下我们小区的大门监控、电梯监控,还有我们家们的记录,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证明了。”

 

“你认识这几位被害人吗?”

 

“素未谋面。”

 

“谢谢你的配合,但是很抱歉,由于行踪数据库这一证据,我们暂时不能放你回去,这是暂时拘留的申请批复。”

 

王源眼皮都不抬,就这么点了下头。

 

“没问题的话请跟我来。”

 

王源跟着审讯人员,走过一个一个走廊,终于到了一个单间,就这么被锁上了。



——————————————————————

存稿告罄&正文倒计时

还是觉得有点儿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意见建议的话请一定一定要告诉我,谢谢谢谢QUQ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