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四)

戳这里(一)

戳这里(三)



王源醒来的时候,正好临近中午。窗帘一开就是明媚的阳光,现代社会真是难得有这样能见到天的日子了。王源伸了伸懒腰,盘算着今天要吃什么,眼珠骨碌碌转了一圈就跑出去找王大厨了。

 

出房间找王俊凯的时候发现,人没找到,却找到了放在茶几上的一份文件。第十一大道初步调查报告,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在家里?王源努力想了想,在确定记忆里王俊凯没有把文件带回家的习惯之后,肯定了这个文件是忘带了的情况。走的这么急,一定是有什么重大案件了吧,王源猜测到。

 

想着昨天尴尬的场景,王源决定做点什么来缓和。比如……就像几十年前偶像剧一样,送送文件什么的嘛。

 

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确认他在办公室之后,王源揣着文件就出门了。独留王俊凯一头雾水。

 

夏天的室外温度颇高,偏偏王源所在的区又是异常湿热,一件短袖穿在他身上,背后印出点点汗珠。擦了擦额上的汗,王源向保卫部大楼前台说明来意。前台小姐面带微笑地向办公室确认之后,王源被前台小姐带到了区部长办公室。

 

透过窗户,王源看着自己手上文件的主人正背对着他,用白板笔在玻璃墙上写着什么,又擦掉,更多的时候还是就这样站着看着思考着。

 

前台小姐轻轻叩门,王俊凯转头,看见是王源,笑了笑就来开门,把王源让进了办公室。

 

王源这才看清玻璃墙上的笔记,看是看清了,可是没看懂,既潦草又复杂,还夹杂着一些符号,想必是王俊凯或者保卫部人员使用的吧。

 

“呐。”王源把文件递给了王俊凯。

 

王俊凯一看他就知道了来意,顿时哭笑不得,这么急冲冲的,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了。原来是……王俊凯笑着接过了文件:“谢谢。”放在了桌上,盖住新的十一大道调查报告。

 

王源送了文件,也不着急走,而是在玻璃墙前站了一会儿,又转过身看着王俊凯。

 

王俊凯一开始还挺茫然,但看见王源一脸“告诉我,来问我”的表情,也就明白了。张了张口,又觉得在案情没有明朗之前不该透露给别人。王源也不催,就这样盯着他,只是目光愈发冷下来。

 

等到王源的耐心逐渐耗尽,打算离开的时候,王俊凯终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开口将目前的情况告诉了王源。王源是基因技术专业研究员,或许他能从别的角度发现什么。

 

王源全程沉默,没有插话,异常认真。

 

“这是头发样本。”王俊凯让鉴定科送来样本,“我会向研究所申请,让你担任特聘专家。”

 

王源丝毫不拖泥带水,收好样本:“我现在去实验室。”王俊凯要送他,被他果断拒绝了,只得继续在办公室苦苦思索。

 

过了几分钟,王俊凯收到信息。

 

“下班时间来接我。”

 

“什么?”王源从没提过这样的要求,王俊凯顿时吃惊。

 

“出来得急,什么都没带。”

 

王俊凯一边答应着,一边不禁多想了想,出来的再急,也会带手环吧,带了手环就相当于带了钱和钥匙啊,那什么没……啊,抑制剂。又让他接……

 

王区部长干咳了一声,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回案件上。

 

 

13

 

幸好早上出门赶时间,开了车,不然这时候还没法儿接人。

 

下午五点整,手环上的数字一跳,研究所门口就跑出了个人影,步伐有些凌乱,迅速地开门上车。

 

王俊凯一看就明白情况,待王源把车门一关,就扣过他的后脑勺,像是偶像剧里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狠狠深吻。王源扶着他的手,过了一会儿,轻轻地拍了两下,王俊凯会意,又是以唇上一啄结束了这个吻。

 

“好好的周末,都被你害的。”王源喘匀了气,说了第一句话。王俊凯冲着王源一笑,任他吐槽。王源被他这没脾气的样子弄的自己也没了脾气,伸手拍了几页纸在王俊凯怀里。

 

王俊凯仔细瞧了瞧,上面净是些数字、符号和公式,于是直接翻到了最末。王源见状白了他一眼,伸手抢过这几页纸:“懂不懂尊重科研成果!”现如今王俊凯对于王源的毒舌已然找到了对策,不管怎么样,就是傻笑,一笑他就没脾气。果然,王源也只是收回了这几页纸,转而对他认真解释了起来。

 

“要说共通点,绝大多数的共通点都是大部分人类都有的,算不上他们之间的。但是有一点我不知道用不用得上。A先生身患胃癌,而且已经是晚期,而B女士则患有妇科疾病。”

 

“胃癌,妇科病……”王俊凯低声自言自语,陷入思考,一只手习惯性摸着下巴。王源见状,也就安静坐在旁边等着他。

 

不过一会儿,王俊凯边打开手环接通了案件负责人:“两个受害人都身有疾病,查一下医院方面,辛苦了!”大概是负责人正好就在查询行踪数据库数据,所以很快就有了答案。

 

王俊凯结束了通话,发动车子,有些苦恼:“两个人虽然都到医院就医,但是是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医生,不存在着关联啊。这样的话,还是只能从数据库漏洞继续查下去吧。”

 

“有没可能是两个人作案呢?一个人杀,一个人入侵数据库。”

 

“不排除这种情况的可能性,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找到篡改数据的人,对吧。”

 

王源认同地点了点头。

 

——————————————————

 

一回到家,门口存储柜就提示有包裹。王俊凯取了出来,是个箱子,掂了掂还挺沉,收货人写着王源。

 

“王源儿,包裹。”

 

“我来我来。”王源从厕所里飞奔出来,“一定是我妈酿的酒。”

 

“你妈妈还会酿酒?”王俊凯颇为吃惊。

 

“是啊,但是很少酿。这是几年前她做的,前一段时间我姐姐结婚,拿出来宴客的,昨天正好说到还有剩,我馋了,就让她寄了点。”王源动作极快地拆了包裹,从里头拿出两个造型古朴的罐子。

 

“不是,王源你不能……”

 

“闻闻。”王源一下子揭开封口,往王俊凯鼻子底下一绕……“好香。”王俊凯嘴里剩下的半句话就改了字。

 

回过神来转头一看,王源果然眯着眼在笑,一副得逞了的样子:“喜酒诶,喝点沾沾喜气快点破案嘛。”王俊凯受不住王源几句话,三两下就答应了,左右还有自己在,总不能上天了。大概真是中了王源的毒了,王俊凯这样想到。

 

大概是王妈妈浓浓的爱起了作用,当王源两杯酒下肚,靠在沙发上,整个屋子里酒香四溢的时候,他的身体仍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只是脸上红扑扑的,像个草莓团子。王区部长只喝了一杯,神智清醒得很,就看着这个草莓团子埋在沙发里,声音细细软软。

 

“这么年轻,怎么就当了区部长啊。”

 

“就……初次分选之后,一步步来呗。”王俊凯倒是很乐意跟王源多互相了解,“可能是一路上太顺风顺水了,也没碰到什么挫折。”王源点了点头。

 

“你看你这房子收拾的,强迫症太严重了。”王源环顾四周。

 

王俊凯哭笑不得:“乱糟糟看的多闹心。”

 

王源又胡乱点了点头,开始了人口普查:“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呢,你到底多大啊,除了工作还做些什么事?”

 

“好好好。”王俊凯整了整衣服,一副接受面试的样子,“我叫王俊凯,近年24岁,现任本区保卫部区部长,除了工作,喜欢听歌,喜欢弹吉他,喜欢打篮球。”

 

“哦,都是些普通男生爱做的事嘛,王区部长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有啊,特别中意你。

 

“你呢,王源儿,你才刚成年不久吧,怎么就这么厉害了。”

 

王源抬头看了一眼王俊凯,扁了扁嘴:“我厉害。”王俊凯看着他神气的模样忍俊不禁,挨了王源一脚。

 

“小时候吧,人家上体育课我不能上,就待在教室里念书。其他都没什么兴趣,就把《基因常识》翻来覆去的念,念完《基因常识》念《基因概论》,念完了再念《基因学基础理论与实例》,越念越多越念越深,然后!”王草莓团子伸出一根手指,“碰到了一个人,我导师,如果说我算是千里马的话他就是我的伯乐。跟着他我发表了第一篇论文,《极弱体质的基因特征》,我这就‘出道’了。”

 

王俊凯安静听着,偷偷把桌上的酒换成了水。好在王源之后也没再喝酒,他担心的事没有发生。

 

“这篇文章只有我能写的出来,因为,除我之外,现存记载体质更差的人是十年前国外的一个女孩,按照现在的剂量来说,她每天要服用五支左右的抑制剂,只活到了七岁,一死家里人就把她火化了,没机会研究。就剩我啦。”

 

王俊凯惊得手都在抖,他知道王源身体差,可平日里看他生活完全没有问题,也照样活蹦乱跳,丝毫没想到他竟然可能是……可能是世界上体质最差的人之一。

 

“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基因是很神奇的,虽然我体质差,但是平时活得也很好。”王源似是瞧出王俊凯心里所想,随口安慰了一句。

 

王俊凯慢慢靠近王源,轻轻把王源搂近了怀里,一如之前王源危及的时候,拍了拍王源的背:“有我在,你会越来越健康的。”王源很清醒,但他没有反抗,只是用上了那句熟悉的话:“王区部长,你这是在吃我豆腐咯。”王俊凯供认不讳:“对啊,王研究员。”

 

王源小巧的下巴靠在王俊凯的锁骨上,连弧度似乎都特别贴合,就这样静静抱了许久。

 

“再……多讲讲吧,就算是工作也好,我想多了解你。”

 

王俊凯听见耳边传来轻笑,王源就着这个姿势就开了口:“后来离开了导师自己做研究,发表了几篇论文,就《第一技能基因显著性研究》、《技能基因容量研究》、《遗传基因减损度研究》什么的。”王源也不管王俊凯能不能理解,就这样一股脑说了个遍,而王俊凯确实听的迷迷糊糊,不甚了解,但也没有插嘴。“本来按照预期,最近能完成《隐性技能基因》的,但是实例实在太少太少,就只找到一个,这可怎么研究,就先放那儿了。”王源连语气里都带着苦恼,王俊凯不禁笑了,谁知这一声笑传到了王源耳朵里,王源噌的一下坐直:“还笑!都怪你!原本抱着研究完全契合情况的心来这儿的,结果根本没什么好研究嘛,心率也正常了污染物吸收度下降了,腰不酸腿不疼,爱爬几楼爬几楼,有什么好研究的!”

 

王俊凯愣了一下,又笑了,王区部长何其聪慧,一下子就提取到了该受到重视的信息,王源现在还跟他住在一起,可是一点研究价值都没有了,最初的吸引物没了,那是什么让他留下来的呢。

 

这话王俊凯不敢说,他机智地选择了顺毛摸,努力组织了下语言:“你可以研究……完全契合对基因的修复作用,看看你的基因有没有变化。”

 

王源闻言安静了,斜了王俊凯一眼,就思索起来。王俊凯收了收桌上的东西,扶起王源:“明天再想吧,今天先休息,也不早了。”王源回过神,颇为乖巧地点了点头,走回了房间。临到卧室之前一本正经地用“担心你半夜出事儿”的原因,硬是揪着王研究员来了个good night kiss,这一晚的拉心就算是结束了。

 

 

14

 

第二天是周一,一如往常地,王源一醒房子里就没了王俊凯的踪影,只有他一个人,和桌上的早饭。

 

此时的王区部长正沉浸在工作中,一到办公室,下属就送来了昨天调查的成果。顺着医院这条线索查下去,保卫部工作人员排除了两个受害者的主治医生,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同时段病患身上,虽然同时段就诊病患的数量很多,但凭借着数据库里的数据,查的也不算辛苦。

 

当然了,查的不是行踪数据库,是基因数据库。同时段就诊的病患中,仅有不到五人是计算机编程方面的从业人员,第二技能是编程的人也不多,顺着这几个人往下查,分析他们与受害者可能存在的关系之后,竟然还是一无所获。

 

“有一个医生,是在A先生就诊的区一医院就职的,在B女士在区二医院就诊的那一段时间,正好在区二医院开会。”负责人特地把这位医生提了出来,“我们组的成员调查了这个医生,她没有丝毫的计算机技术方面的技能。您看这……”

 

王俊凯思索片刻:“排除吧。网络安全部那边怎么样了?”

 

负责人摇头:“还在进行当中,结果可能还要一点时间。”

 

案情似乎又陷入了僵局,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网络安全部。

 

——————————————————————

 

王源偷偷吐出嘴里的排骨,用餐巾纸包好藏在了碗后面,一连几天,因为案件的事情,王俊凯都有些心不在焉,连带着菜也做的不太正常了。王源倒是很能理解,也希望案件能够早日被侦破,毕竟是两条人命,事关重大。

 

“你也别急,总有办法,等网安部那边的消息吧。”王源夹了一大块的排骨放到王俊凯碗里,宽慰道。

 

王源眼见着对面的王俊凯重重点了点头,夹着排骨就往嘴里塞,脸上一点异常都无。王源暗道完了,这饭菜一时半会儿是不能好了。

 

到最后王源还是没说饭菜的问题,继续吃了好些天……在这些天里,王源睡前都能看到皱着眉的王俊凯摸着下巴坐在沙发苦苦思索,眼见着这几天王俊凯的黑眼圈是一点点加深。

 

“你……昨晚睡了多久?”站在房间门口的王源终于没忍住问了这么一句。

 

王俊凯一愣,想了几秒:“两、三个小时?”

 

“手下人都是吃软饭的咯?王区部长,好像你少睡几个小时就能破案了?”

 

王俊凯知道这是自家对象心疼自己了,虽然嘴上不饶人,但心意还是轻易可知。他往前走了两步,张开了手臂想要抱一抱王源,然而他心心念念的对象就这样靠着门框,冷眼看着他。待到了面前,刚要拥上去,王源便举起了一个手刀。

 

王俊凯只好丧气地放下手,故意摆出一副委屈脸。王源举着手刀用力一挥,王俊凯下意识闭上了眼睛。谁料那手刀只是轻轻落在脖颈上:“接下来24小时内没睡够8小时的话,我就把你敲晕,明白了吗?”

 

像是为长途跋涉的旅者送上的一杯温水,王俊凯突然觉得无比轻松。待慢慢睁开眼的时候,脖子上的手刀离开了,又落到身侧的手掌上。被拿起,又被放下,落在了王源眼睛上。

 

这是……?

 

只楞了一秒,王俊凯迅速反应过来,这是在……索吻!

 

毫不犹豫,王俊凯将自己的唇贴上了王源的,带着一丝颤抖,这是王源第一次主动索吻,只要一想到这个,王俊凯就无比兴奋。在他的薄唇上印下了自己的烙印,王俊凯终于开始入侵,王源的手攀上王俊凯的背,轻轻柔柔地缓缓抚摸着,舌上也带着轻柔的回应。

 

王源真的是一个太温柔的人了吧。王俊凯加大了力气,紧紧将王源搂在怀里。

 

又是轻轻地在唇上一啄,这是结束的标志。像在研究所那次一样,王俊凯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王源肩窝。

 

“早点睡。”脑袋上传来王源轻柔的薄荷音。

 

王俊凯点了点头,下巴杵着王源胸膛,恋恋不舍地从他肩窝里抬起头,帮王源开了房门,又帮他关上:“晚安。”




————————————


没啥好说的。越写越觉得写的很……不好。

有啥意见建议都请多多告诉我!!请一定!!告诉我!!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