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三)

戳这里 (二)


“今天上午十时左右,保卫部接到市民消息,在本区第十一大道出现一名中年男性尸体,据保卫部调查发现周围并没有残留任何未被记录行踪的人的基因,案情陷入僵局。下面请看现场发回的采访。”

 

“请问这是自杀事件吗?”

 

“现场留有的基因样本的人都被记录在行踪数据库当中,这是否意味着大数据库有被入侵的可能性呢?”警戒线以外围着几个记者,分外嘈杂。

 

被访问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谨慎组织着措辞:“现场初步调查还在进行中,尚未完成,一切消息都要等调查结果出来再说,恕我不能透露。”一行工作人员努力挤出人群。

 

王源叼着抑制剂空瓶,百无聊赖:“诶……没有可疑人员,那就是自杀嘛。”

 

此时的王俊凯一点没有王源那样悠闲。

 

上午发生的命案,任谁乍一看都是自杀,可是法医出来的结果却令人心存疑虑,死者的写字常用手虽是右手,可是除了写字之外,死者的常用手却是左手,也就是说他是个左撇子。这一点从死者生活环境中可以得到确认。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厨房用的一把短刀捅进心脏导致死亡,检查中,根据刀子入身体的深度可以排除双手用刀的可能性,所以最可能的情况就是,死者单手持刀插向心脏致死。

 

疑点是,刀子插入身体的角度与惯用手不相符。角度证明是右手,死者惯用手却是左手。

 

有没有可能是他杀?

 

不对不对,王俊凯摇头。行踪数据库确实有可能被入侵,特别是被网络安全部的,可是修改行踪数据,却是难上加难。本区的人,包括在案发时间之后到现在所有离开本区的人,每一个人的行踪数据都很完整,这非得要网络安全部的顶级技术人员才能完成,可是昨晚至今,唯一有可能的那些顶级技术人员们都有不在场证明。

 

似乎所有的可能性都指向自杀,可为什么这么奇怪呢。

 

揣着死者的一根头发样本,王俊凯出发了。

 

 

09

 

实习生一听说来者是保卫部分区部长,只得硬着头皮去敲王源实验室的门。果不其然半天没反应,又硬着头皮敲了几下,实验室的门滑开了,一眼就看到站在桌子背后的王源,眼神骇人:“最好是着火了这样的大事。”

 

实习生咽了口口水:“王老师,那个……保卫部的王区部长,找你。”

 

王源扁了扁嘴,脱下医用手套往桌子上一甩,冷着脸出去了:“帮我看着。”实习生战战兢兢接过手。

 

“王区部长亲来,所为何事?”王俊凯一听就知道王源有小情绪了。他知道王源最在意科研,一定是他正在做实验,早知道就要拦着那个实习生了!

 

王俊凯转回身看王源,王源身着白大褂,领口微敞。宽且长的白大褂挂在衣架子一般高挑消瘦的身子上,颇有几分独特气质,如果忽略那眼神的话。那眼神真是凌厉,透过镜片都感受得到。

 

“你的眼镜……为什么……”现代医学技术发达,视力缺陷通常会通过眼球手术或是基因手术进行矫正,已经极少人会戴眼镜了,还是这种……几十年前外国电影《哈利波特》的那种大圆眼镜。

 

“说完了?慢走不送。”王源转身就要走。

 

“诶不是。”王俊凯急忙跟上,“我不知道你在做实验,不好意思。”

 

对象都道歉了,怎可能不原谅。王源托了托眼镜,顺手在走廊墙上的科学家照片上点了点:“哪个做手术了?且不说眼球手术不可逆,只说基因手术,哼,都是些不要命的,自己的命不要,后代的命也不要了。现代人的基因本来就是有天生缺陷的,还敢做手术。说了几百次高风险都不听,自己作死。”王俊凯从善如流点着头,跟着王源一路走到他的办公室。

 

王俊凯把上午案件的疑点说给了王源听。

 

王源想了几秒,开口:“所以你来找我干嘛?”

 

原本是想来问问王源作为基因方面的专家有何见解的,可是案情看来也并不需要在基因方面多下功夫,王俊凯愣了一下。王源把桌上的死者毛发样本还给王俊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真相。你在刑侦方面比我有经验的多。”

 

看着王俊凯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王源笑了:“我先回去了。”说着开了实验室的门,实习生见状一溜烟儿跑了。

 

“王源儿等一下。”

 

他叫我什么?王源转头。

 

哎哟这近的,王源吓得退了一步,步子真大。

 

“你今天身体状况如何?抑制剂还剩多少?”王俊凯颇为认真地观察王源的面色。王源干咳几声避开视线:“还……还好,剩下……半支。”于是王源看着面前人的脸色沉下来。

 

然后,就感觉手被牵起来,视线被遮住之前,王源只剩下一个念头:他要故技重施了。

 

嘴唇触上的那一刻,王源不自觉地微微张了口,耳边传来那人的一声轻笑……然后……贴紧,不对,太近了……王源意识到,王俊凯今天有点不寻常,一只手在他的眼睛上,另一只手却在背后轻轻顺着,像是之前王源危急的时候那样。鼻尖、嘴唇、下巴,还有大片的胸膛,都严丝合缝,背后的手越收越紧。王源感到不同,动了动身子,王俊凯感觉到怀里人的动作,适时停止了这个吻,又是在唇上轻吻作为结束动作。

 

王源刚想放下手,就被王俊凯的手掌压住不让放。王俊凯把下巴靠在王源的肩颈处,狠狠抱紧了一下王源,顺便蹭了蹭他红透了的耳尖。

 

“王区部长这是在吃我豆腐咯?”王俊凯哪儿能听不出话里一丝怒气,但还是胆子颇大地低笑:“回家路上小心。”

 

放下手睁眼的时候,王俊凯又是不见人影。“呵,腿长了不起咯。”

 

当然要跑快点儿,脸这么红多羞耻。在洗手间的王区部长如是想到。

 

 

10

 

在征得上级的同意之后,这次第十一大道案件终于还是延后结案了。好在关注这件案子的市民们都觉得是一起自杀事件,对行踪数据库的保密性和区内的治安还是放心的。

 

总的来说王俊凯是不怎么忙的,只是每天都盯着案件进程,要是分区部长也为这件案子焦头烂额,那这案件就要轰动全国了。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一周,要说国际国家或者区内,倒是没什么大事发生,就是王家发生了一件事。

 

自从王俊凯知道那天早上没叫醒他,导致出门前就耗费了大半支抑制剂之后,用实践,把不定期的体液交换转变为了每日例行的morning kiss,当然了,王源一开始决计不肯的。

 

但就在某个清晨……

 

王俊凯特地把闹钟调早了半个小时,刷了个牙就往房门外跑。王区部长难得的有些猥琐的,蹑手蹑脚地在抽屉里翻找了半天,虽说现在的家具都是智能的,但备用钥匙这种不常用的东西,他自己都不知道放哪儿,如何让抽屉自动弹出。就这么窸窸窣窣了一阵,王区部长终于找到了那串钥匙,松了口气。

 

又蹑手蹑脚地蹭到王源房门口,轻轻用钥匙打开了门,入眼就是一条大白腿。夏天被子薄,早就乱七八糟堆在床尾了。王区部长冷静了一下,轻手轻脚地挪到床边,默念了五遍为了王源儿的身体着想,给自己壮好了胆。

 

窗帘拉得严实,人有些看不太清,但王俊凯凭借着几次的经验还是顺利触到了王源的唇。当王俊凯正试图撬开王源的嘴的时候,凭借着微弱的光,他似乎看见王源睁眼了……王俊凯暗道不妙,正想悄无声息撤离的时候,王源似乎眨了下眼睛又睡了过去,不只是无意还是什么,嘴唇微微动了下,在王俊凯的唇上吮了一口。

 

王俊凯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搭上了一只手,眼前的人也迷迷糊糊地靠了过来,这是……早起的福利?还是胆大妄为的福利?原来迷糊状态下的王源这么主动……王俊凯顺势就搂住了王源,人也爬到了床上。王源的动作似乎真是无意识的,那只在王俊凯脑袋后头的手渐渐没了力气,松开。

 

王俊凯快速结束了这个早安(偷)吻,虽然感觉很美好,但要是不小心把人闹醒了,估计真的要被打了。

 

厨房门的时候王俊凯顺走了王源放在床头的抑制剂,以免他醒来习惯性的就喝掉半支,把顺出来的抑制剂放在客厅桌子上,王俊凯利落地收拾自己,出门。

 

王源一醒来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知道闭着眼睛在床头摸索了半天,才觉得奇怪。他仔细找了床头附近,确定没有抑制剂的踪影,出了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抑制剂,此时王源已经完全清醒,脑子里又像梦又像现实的片段浮现。王源蹭的一下就怒了!好啊王区部长,监守自盗视王法于无物是吧,保卫部举报电话呢!去告他!告他……

 

王源竟发现自己找不到理由来举报他。举报他违反对象意愿亲了对象?还是在自己家开了房间门?王源气得转身狠狠踹了脚房门,换来警报。

 

冷静下来的王源倒也不生气了,毕竟吻,也不是第一次,今早这样奇怪的方法,大概也是王俊凯不得已而为之了。

 

王源很快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就是耳朵有点红。

 

当然这一整天王区部长都没得到舍友的好脸色看。

 

一回生二回熟,虽然第二天早上的情况一模一样,但第四天就不一样了。王俊凯惊讶地发现王源并未锁门,床头也没有准备抑制剂。这个发现让王区部长很是欣喜,又是加快心率的一个深吻,王区部长心满意足出了门。

 

11

 

 

考虑到第二天就是周末了,而王区部长的心情又格外的好,难得的,王区部长在去超市的路上给王研究员打了个电话……

 

“哼。”

 

王俊凯一听这声儿就笑了,但还不能让那边知道自己在笑,忍得够苦:“那个……我在超市,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那边沉默了许久,低声道:“麻辣火锅。”王俊凯思考了片刻,决定驳回:“不行,你的身体不能吃刺激性食物。”谁料那边滴的一声就结束了通话。

 

王源按下结束键,脸烧烧的,没准备抑制剂还故意放他进来,他应该发现了吧……哎呀真烦死了吧。但是是真的想吃火锅啊,王俊凯说的一点没错,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王源这辈子吃火锅的次数屈指可数,可火锅这种征服全国人民的食物魅力着实太大,让人念念不忘……原本还指望着能难得的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看来是不可能了……

 

王俊凯收了手环,犹豫了许久。情感上他非常愿意实现王源的愿望,可理智告诉他这对王源一点好处也无。他足足在选货区徘徊了半个小时。

 

诶,就算不行了还有我在嘛。王区部长大手一挥,选了无数配菜。

 

谁知一语成谶。

 

王俊凯原想着有自己在,一方面能看着王源,让他少吃点,另一方面是就算王源出了什么意外,自己也能第一时间就给王源急救。谁知王区部长只是转头回厨房拿个麻油,回来时半锅的菜都没了。

 

对面的王源举止斯文,吃得优雅却极快速,一碗下肚,王俊凯盯着他,唯恐他出什么意外。王源满足地擦了擦嘴,又张大嘴呼吸降降温,王俊凯就这样盯着,一直确认着王源无碍。没想到王源一个饱嗝上来呛住了,咳得昏天黑地。

 

王俊凯一个箭步冲上去,抓着王源的肩就往他脸上凑,亲的一嘴的辣味儿才松开。

 

“以后不吃了。”王俊凯发话。

 

王源刚想顶嘴,就看着王俊凯皱着眉,眼神一片焦虑,原来他真的很担心吧。

 

“今天没蒙眼睛啊。”王源试图转移话题。

 

王俊凯一顿,默默收拾碗筷去厨房,低声说:“下次会的。”

 

不是的,不是介意这个,王源知道王俊凯误会了。可这事也不好启齿,总不能说我不讨厌和你亲吻吧,那是喜欢吗?王源被自己吓了一跳。他走近王俊凯,看着王俊凯把脏碗筷放进洗碗机,又洗了块抹布去擦桌子,就这样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没有讨厌你,也没有讨厌亲吻。”王俊凯背对着王源,王源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对方此时的心情也就无所得知,只看着王俊凯重重点了点头,说:“进去吧,这里我来。”气氛一下子变得微妙,再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王源只好进了房间。

 

王俊凯背对着王源,笑得露出了两颗虎牙。

 

第二天是周天,原本也是休息日。可一大清早王俊凯完成了每天的例行morning kiss之后,就收到了下属的通话。

 

“区部长,刚刚接到一个小区居民的电话,有一位女士在自家身亡。”下属的语气有些焦急。

 

“别急,说清楚。”王俊凯知道,这一定是一起不同寻常的案件,于是也分外认真。

 

“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死者呈现出一种上吊自杀的状态,我们起先以为是自杀案件,可是法医初步检查之后认定这并不是自杀案件。我们随即调取了行踪数据库,结果……”

 

“又没找到?”王俊凯诧异,一次这样的情况或许可以说是碰巧,可是两次了,两次!事情绝非那么简单。

 

“我马上去现场,地址发给我。”

 

“区部长,我们已经回到保卫部了。”

 

“那就在我办公室见,叫上这起案件负责人和之前十一大道案件负责人。”王俊凯当机立断,结束通话时,人已出了家门。

 

 

12

 

一到办公室,之前联络王俊凯的下属,两个案件的负责人和法医,都已经准备就绪。王俊凯先翻阅了一下这起案件的调查报告——

 

死者女,今年四十一岁,王俊凯给了她个代号B,十一大道案的死者代号A。现场的影像显示,死者使用床单拧成条状,又将它挂在客厅大灯上,上吊身亡。法医检验出的疑点是,死者的脖子上并没有上吊身亡所常有的指甲挣扎痕迹,由此法医进行进一步检验,检查出死者体内有乙醚成分。

 

这几乎可以断定,是一起他杀案件。

 

但是最令人困惑的就是行踪数据库的数据缺失。这也是王俊凯将两起案件联系在一起的原因。

 

“除了数据库呢?”王俊凯合上报告,发问。

 

“报告区部长,查看了监控也询问了小区居民,监控没有拍到可疑人物,至于小区居民……因为死者平常比较孤僻,并没有与周围居民有什么交流,所以没有居民注意到有什么反常情况。今早报案人发现,是因为死者有每天早晨倒垃圾的习惯,今天没有倒垃圾。”

 

“两个负责人应该也看过这两起案子了,有什么共同点吗?”王俊凯一边询问一边寻找桌子上的文件,十一大道的调查报告……王俊凯发现桌上竟然没有。一回想才记起来,周五带回家了。平日里他极少极少将文件带回家,就是因为怕有遗漏的情况,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麻烦你,再帮我印一份十一大道案件调查报告。”下属点头就去影印。

 

“首先还是数据库,两起案件都是数据库的数据存在着问题,十一大道案发现场附近没有设监控,香榭小区的监控显示无异常,但我个人怀疑这个监控也有可能被动过手脚。”香榭小区案件负责人首先说道。

 

“香榭小区……两个事件的位置都比较偏僻,监管严厉程度也稍逊于中心区。”王俊凯陷入沉思。

 

假设这两起都是他杀案件,那么首先,很可能是同一人所为。但是这两个受害者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招致的杀身之祸呢?王俊凯接过刚印好的十一大道报告,翻到被害人个人经历,再比对他刚刚看到的B女士资料。很容易看出二人近几年都保持着独居状态,也甚少与别人交往,A先生没有职业,是低保户,妻子早就在几年前与其离婚,带走孩子。B女士曾经是小学教师,几点前就辞职了,现在也是……没有职业。

 

共同点太多了,可是又没有交集的样子?

 

王俊凯摇了摇头:“还是先跟网络安全部的领导联系,希望他们能配合我们安排调查。”或许能有些发现吧……

 

短暂的会议到此结束。

 

————————————

final太忙了,到这里为止存稿没啦。下次更新应该会是很久之后。

真心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谢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