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二)

戳这里(一)


*还没捉虫


王源所在的学校是该区的最高学府,而许医生正是兼任所谓“校医院主任”。

 

“好了,都是认识的人,废话不要多说,接下来进行首次实体体液交换,由医师选择适宜方法。”许医生特别将医师二字咬得很重,之后又露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哦,我选择呀,那我选择——接吻。”

 

在许医生露出那副表情的时候二人就有了不好的预感,许医生话音刚落,王俊凯首先别过了脸,王源耳朵尖儿红了起来,斜了一眼许医生,开口:“你不如选择狗带。”许医生只看着手里的报告,头也不抬:“快啊,做完实验我好下班呀。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咯。”果不其然收获干咳几声,愤怒的眼神一个。

 

“你怎么……”

 

“听说某人半夜送来的时候状态其实不太差呢,看起来就是接受过适配体液的样子,可是这个人身上一点伤口也没有。”许医生戏谑,“那这个人到底是和对象接了个吻呢,还是有着更深入的……”

 

“闭嘴吧庸医!”王源整个耳朵都红了。

 

“快点啊,不然我也不介意看到其他体液的互相接触。”许医生的眼光往两人腰下瞥去。

 

“你!……唔。”王源还在跟许医生理论着,头就猝不及防被一只手给带了过去转向身侧,唇被贴上。

 

和昨晚慌乱毫无章法的吻不一样,王俊凯的吻强势而又温柔。先是唇被唇含着,透着一股凉意,之后,是温暖湿润的舌尖,抚过双唇,再探向齿间,灵巧无比。王源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吻的深入程度,向外用力推着王俊凯的肩膀。王俊凯力气大,一手揽过王源的肩压向自己,王源被王俊凯手上的动作吸引,感受到王俊凯手掌的温度,正如他们第一次见的那天,温暖有力而又可靠,那时是他给自己补充了抑制剂……心里觉得柔软,身体也就逐渐放松,更何况这个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痛苦……

 

许医生“啪”的一声合上报告打断他们:“够了啊,这还是医院呢,接下来的事回家再做。”

 

“好。”王俊凯从善如流。

 

等下你好什么!王源气,正想反驳什么,许医生却满意地点了点头,罕见的认真说道:“王源,我建议你尽可能多的和王先生待在一起,当然同居是最好的。”王源正要说话又被打断。“一方面是你的身体实在危险,第二,作为一个科研人员,你难道不想更多研究完全适配这样的罕见情况吗?”后半句话让王源无言,确实,他真的很想多研究完全适配到底会造就怎样的两个个体。这让他非常心动。

 

许医生又凑到王源耳边低声道:“这个王先生可是很希望能与对象结成法定伴侣关系呢,他看起来条件也很不错,不要放过啊。”说完,许医生就看向两人,语速极快地说:“接吻试验结束,无任何不良反应,医师判定试验结束,报告将会存档,祝二位生活幸福哦。”然后飞一般地跑了。哦能让王源说不出话的感觉真好。

 

王源简直不敢相信,许医生的较量自己从来是占上风的,没想到也有这么长一段时间被噎的说不出话,简直耻辱。

 

“不是,现在的医护人员素质到底是怎么了。诶你说……”王源转头才注意到,自己的肩上还搭着一只手。

 

王源提手就把那只手拎了下去。

 

尴尬……

 

就这样干站着许久,王源才觉得,其实两个人又没仇又没怨的,到底何来的尴尬啊,世上同性伴侣这么多,也没见哪对这样子。细说起来,其实两人对对方都有恩来着,王俊凯两次解救了身体状况危及的王源,而王源帮助王俊凯极快的破了案子。但不知为何,王源总是想和他抬杠想和他拌嘴……哦天,怎么这么像十几年前的电视剧哦……

 

但是为了研究……王源心里默念百遍,为了研究,是为了研究。

 

好好相处吧,更何况对方真的……帅。

 

可是之前自己那么毒舌……哎呀,他又不是研究所毛手毛脚的实习生,到底为什么要怎么苛求于他啊,现在好了,该怎么开口啊,拉不下面子……

 

王俊凯看着背对自己许久的对象,默默笑了笑,当知道对象是王源的时候,心里其实还是感谢且满足的吧,虽然之前的见面不太愉快,但不可否认的是,王源长的好,也极聪明,虽然现在看起来自己有点不受待见,但是他高傲的样子也分外好看。甚至毒舌的时候,虽然气人,但那副神气的样子真是令人印象深刻。若是真能结成伴侣关系,那以后的日子应该会是很有趣的吧。当然前提是他令人省心,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呢?会令人省心吗?会有一天是对自己亲切的吗?

 

王源一转头就对上王俊凯略带微笑的脸,哦天,耳朵有点烫。

 

不自觉地,语气也有了变化:“咳,王区部长,现在我们算是正是认识了。嗯……如果……”

 

“可以。”王俊凯斩钉截铁一般。王源略有吃惊:“不多考虑一下?”

 

“有个人来分担水电,不好吗?不好意思,没认出你是我的对象这是我的错。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和别人同住。”王俊凯知道王源是有一丝高傲的,所以稍稍放低姿态。王俊凯话中显示出的对自己的关心与尊重让王源觉得开心。王源摇了摇头,两人便商量起了搬家事宜,这倒是他们第一次如此和谐的交谈了。

 

06

 

王源的东西很少,几件衣服和一点日用品就是全部了,因此,搬家也格外的快。两天后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穿着睡衣的王俊凯在自家门口见到了王源。

 

“不好意思啊没想到你这么早。”王俊凯打了个哈欠,穿着棉质睡衣,头发凌乱的王俊凯显得格外柔软可亲,和平日里穿着制服的他有着很大差别。

 

王源也愣住了,也没想到会见到这样的王俊凯。带着一丝窘迫,王源对王俊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吵到你了。”

 

这大概是王俊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王源笑,笑得灿烂而又带着一点局促。像窗外的小太阳一样暖人。

 

王源是有一丝高傲的,但并非不可亲的,他对科研有着极高的要求,故而分外严苛,在他周围很多人的眼里,他严肃且毒舌,但私下的王源断不会一直就这样严肃毒舌,至少在王俊凯看来,此刻的王源温和有礼,很是亲切。

 

王俊凯侧身,让王源进来。刚一进房,王源就对这个房间好感度直升,连带着对房主人的好感度也加了不少。原因无他,这是一个标准的强迫症的房间,风格统一,配色和谐,显然是专人设计过的,在看家具,被摆放的一丝不苟,就连桌子上倒扣着的杯子也是横竖对齐,角度统一。

 

王俊凯顺着王源眼光看去,有些讪讪的说:“平常有阿姨打扫,这次隔了两天……”咦?还好啊,没那么差吧……

 

“这么整齐,真不像是个单身男人的房间。”王源看着他非常认真的说。王俊凯听见这样直白的夸奖有些愣神,被夸了啊,第一次被夸啊,这……算是夸奖吧?

 

“我实验室里的东西很整齐,可是实习生就不这样了,做事糊里糊涂的,保洁阿姨也是粗心的很。”说到这里还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样子,带着一丝俏皮。王俊凯没答话,只低头笑了笑。

 

喜欢就好。

 

把王源领到打扫好的空房间,王俊凯就去洗漱了,刚刷完牙一口漱口水吐出来,王源就进来了,带着牙杯牙刷和毛巾什么的,牙杯碰到大理石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王源仔细调好牙刷的角度,看了眼王俊凯手上,笑了笑,自言自语:“嘿嘿还挺配。”

 

可不是嘛,同款不同色,一个蓝一个绿。

 

王源出了洗手间,王俊凯默默把牙刷完,把牙杯放到了王源的绿牙杯旁边。想了想,又把原先平行角度的牙刷扭了过来,硬是要两个牙刷头对着。仔细端详了一下,“这样才配嘛。”镜子映出一个露出虎牙的笑。

 

王俊凯出洗手间的时候,王源正端着一个杯子找着什么。王俊凯看着,进厨房拿出了一个水壶,咕嘟咕嘟地给王源倒满之后,又把壶放回原处——真真强迫症。

 

王源也咕嘟咕嘟喝了几口之后,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王俊凯出来,说道:“那个,不然,你定个规矩吧,这样我也好知道有什么要注意的。”

 

王俊凯压了压刚才没压好的呆毛,坐在了王源对面,半天说不出话。王源等了许久啥也没等到,不得不开口:“比如,什么我不能碰啊之类的。”

 

王俊凯憋了半天终于说了句话:“都可以碰。”

 

王源扁了扁嘴,这人私下怎么这么没脾气,跟当初见到的不一样啊。

 

“分工?家务呢?”这个倒是答得快:“有阿姨。”过了两秒又添了一句,“你有在家吃跟我说声,我多做。”

 

王源差点一口水喷出来,王俊凯,一个成年男人,保卫部分区部长,要给自己做饭,还是长期。王源把气顺好,决定不说话,还是要试一下的,这个男人真是与外表大不相同。

 

一晃就到中午,王俊凯看了下时间,大概觉得不太够了,换了身衣服就带着王源出门吃午饭,权当做是熟悉一下周围环境了。

 

回了家两人又是大眼瞪小眼,有点尴尬。王源想着左右无事,还不如去实验室。正准备出门,想着还是要跟王俊凯交代一声,待看到了王俊凯,又想起研究的的内容来,拉着王俊凯就坐下了:“我想……知道你的基本身体状况。”

 

虽说是为了科研,可是自己既不是他的医师,也不是什么机关单位,这样要资料未免有点太唐突。

 

可是王俊凯却没半分犹豫,打开手环翻找了一会儿,这边王源的手环就有了提示:“王俊凯传来一份文件,本季度个人体检报告。”点了接收。“多谢。”

 

“小事。”只是给自己伴侣证明身体强壮嘛。

 

王源心满意足地出门。

 

 

07

 

手环接到通话请求,来自许医生。王源接通。

 

“这个月的抑制剂我已经寄到你研究室了,记得查收啊。”王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你现在是有对象的人了,所以剂量有所减少,不要太惊讶哦。”这语气里浓浓的幸灾乐祸让王源好奇:“减了多少?”“嘻嘻嘻,一,半,哟。”

 

弯腰穿鞋的王源差点一个踉跄栽在门口。

 

“你有没搞错,一半?!”

 

“没有的。”那头许医生的语气难得的认真,“我是按照抑制剂法规来的。你知道的,契合度在50%,抑制剂剂量可减少25%,所以契合度100%,可不就是减半。”

 

“那也没有你这样第一个月就减半的!”许医生明显的钻了法规的空子,王源气极,“你这个巫婆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身体。”

 

“我就是在考虑你的身体。”许医生异常严肃,“全区,哦不,全国,几乎都找不到几个比你剂量更大的人了,长期使用过量抑制剂的副作用难以想象,没考虑过身体的人,是你。既然有了对象,就要好好‘使用’,知道吗?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王源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因为许医生的话字字都是真的,也是他们二人一直都知道的。

 

“就这样,挂了,好好照顾自己。”许医生的语气柔和了下来。

 

“过量?”听到声音王源转头,王俊凯被王源之前的高声所吸引,此时正靠在门框边上看着他。

 

王源点了点头。

 

“过量是……多少?”果不其然王俊凯发问。

 

王源顿了半天,终于小声道:“每天……三支。”王俊凯惊的声量拔高:“三支?!”正常人一般的剂量是每日一支,大部分人的用量都是在一支左右浮动,而王源的用量竟然是正常人的三倍!

 

“你今天用了多少了?”王俊凯忍住内心的诧异,眼神里一派担心。

 

“没什么。”王源答非所问,自顾自就要出门。王俊凯上前两步抓住王源手臂:“告诉我。”王源试着动了动手臂,发现王俊凯的力气确实是自己无法匹敌的,但他还是不想说,尖牙利嘴的伪装又披上了:“这又关王区部长什么事呢?”王俊凯丝毫没有退缩:“你不是要研究我吗?总该满足我,让我知道我想知道的吧,也算是报酬。”

 

王源皱了皱眉,含糊道:“一支半。”说完就要往外走。按照许医生的标准,这就是现在一天的全部了,接下来的半天要怎么度过。

 

王俊凯又加了一分力不让他走,还将他身子摆正,转向自己。“我们是适配对象,你现在可以不那么依靠抑制剂。”也可以稍微……依靠依靠我。

 

王俊凯又见王源皱眉,脸上一派不愿。另一只手向下握住王源的空出来的手,掌心相对,提了起来:“你大概是不愿意的,但也请你忍一忍,就当做是做实验。如果实在不愿意……”王俊凯握着王源的手覆在王源眼睛上,“就当看不见,别去……想……”最后一个字已消失在唇边。

 

王源眼前一片黑暗,嘴上的触感却分外清晰,凉……不对,是热的,不对……到底是凉的还是热的,他一时之间竟分辨不出。唇被打开,滑入温热的东西,触到牙齿,触到舌尖,又开始移动,在口腔内肆意妄为。王源感到异常紧张,无论多少次,无论清醒与否,每一次都令他紧张万分。王源心里默念着“实验实验”,待念到第9次时,王俊凯终于退出。薄唇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作为结束动作,极尽温柔,唇边是含糊的语句:“路上小心。”

 

手放下,人回房。王源睁开眼睛的时候,王俊凯早就没了人影。一握拳,掌心一片濡湿。王俊凯他……真的对自己太好了吧。王源摸了摸眼睛,突然有点愧疚,他的姿态真的太低。

 

果然,整整一个下午加晚上,王源的生命体征都异常稳定,身体状况良好。拉着悬浮列车上的把手,王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王俊凯,他对自己,是喜欢,还是责任?这真的太难了。自己又该怎么回应?王源苦恼了许久……

 

列车到站的时候,王源终于忍不住了,狠狠吐出一口气,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他对我好,那就应该也好好对人家,是情感是责任,交给天定了。

 

路边的路灯都亮着,道路很是明亮。只是本区的夏天昼夜温差大,王源摸了摸有些凉的手臂,不经意看到即将打烊的蛋糕店,肚子突然响了一声,晚饭没吃。

 

“不好意思请让我买个蛋糕好吗?”王源进了店,随手挑了一个蛋糕,正要付账的时候,手停了一下,对着服务员小姐说道:“请帮我再拿一个吧。”耳朵尖有点热。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王源想着王俊凯会不会已经睡了,打开大门却看见室内一片黑暗,一进房间,手环接到讯息,来自王俊凯:“保卫部临时有事,不必等我。”

 

没想等你!王源迅速解决了一块蛋糕,拆第二块的时候手停了停,还是没有继续,把蛋糕放在桌上,就进自己的房间了。

 

 

08

    

早上起床真是颇为痛苦的事,王源足足花了十分钟才离开温暖的床铺,第一件事就是先摸到床头柜,灌下一大口抑制剂,然后开始深呼吸平复心率,这之后才是睁眼去洗漱。出门的时候王俊凯的房门紧闭,不知道是还没起,还是已经出门。王源看了一眼餐桌,桌上丝毫没有蛋糕的痕迹,看来昨晚回来过啊,也算是没有白买了,王源笑了笑。

 

在门口穿鞋的时候王源又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还是没有动静。“哼,还说做饭呢。”穿鞋,掏抑制剂,刚刚碰到抑制剂,王源就脸红了一下,昨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干咳了两声压下回忆,又灌下一口抑制剂,出门!

 

昨天交给实习生做的观察记录果然出错,王源简直绝望。几个实习生站在对面低着头,正在接受比他们年纪还小的王研究员的“教育”。

 

“呵,抑制剂都用来抑制智商了是吧。”王源把观察记录拍在桌子上,“这叫记录?连续十二个小时,每五分钟记录一次各项指标。你们告诉我,是眼睛长在脚底了没看见,还是耳朵长在脚底了没听见?或者是都长在脚底了?还研究这个干嘛,研究研究自己的大脑结构好了。”音量不高语速也不快,只是冷着脸,缓缓吐出几句话。

 

实习的女生差点哭出来,接受着比自己年龄还小的正式研究员的训斥,真是身心的双重打击。“憋着,培养皿里不需要眼泪的成分。”王源冷冷道。女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来,被身边的一个男生架了出去。

 

王源从架子上抽出一个文件夹,递给剩下的实习生:“这个要是还做不好,一起辍学好了,回去念幼儿园。” 

 

接到文件的实习生有点茫然:“那原先那个观察记录……”

 

“你觉得我还放心让你们做?”

 

几个实习生脸上一红,走出了实验室。这事儿绝不能怪王源嘴下不饶人,原本约定好了的几个人轮流值班,可是其中一个女生值班期间不小心睡着了,导致数据不完全,这真是傻得不能再傻的错误了,实在没脸去争辩什么。而且原先的观察实验最后一定会是王源一个人做完,这就是在帮他们弥补过失了。王研究员面冷心热啊。

 

中午公共食堂的全息投影放的是午间新闻,王源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午餐,将今天第一支的抑制剂一饮而尽。“还剩半支。”王源念叨着,“希望能撑到今天结束。”

 

“今天上午十时左右,保卫部接到市民消息,在本区第十一大道出现一名中年男性尸体,据保卫部调查发现周围并没有残留任何未被记录行踪的人的基因,案情陷入僵局。下面请看现场发回的采访。”




————————————

*当作贺新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小朋友们新的一年健康快乐。16年也会有很多糖!

*小透明非常感谢之前每一个蓝手红心,真的感谢!!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