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适配(一)

*全是我编的,OOC严重

*科技bug奇多无比

*没别的,就是整天创造条件亲亲亲

 

01

 

校医院的医生合上了报告书,一脸严肃道:“王源,你的受感染情况实在太严重了,不能再拖。我会打报告,向卫生部申请优先帮你寻找合适配型。”

 

坐在病床上的少年面色略显苍白:“咳咳……不用了医生,我差一个月才成年,按规定来说我还不能……”

 

“所以我才要帮你递交申请报告,要求提前配型。不能再拖了,你的身体情况实在太差。眼见着审核考试就要到了,你这个状态怎么考?”医生打断王源的话,一连串的话语吐出不带停顿,“还有,暂时减少通用抑制剂的剂量,你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它的副作用了,具体用量我会写在病例里。”输入了用量之后,医生又转回头,加重语气:“遵医嘱,知道了吗?”

 

少年低着头,沉默了几秒,重重点了点头。

 

在环境受污染程度日益加深的现代社会,普通的净化手段和保护措施已经无法维持人类的健康,受污染之后有缺陷的DNA传承下去,缺陷愈发明显,时至今日,人类只得寻找合适配型来弥补自身的缺陷。每个人出生之时就会被采集体液收集DNA样本入库,0到18岁的阶段服用国家提供的通用抑制剂来预防或是抑制污染,一旦成年,DNA样本库就开始自动配型。直到找到合适的对象,人类才可以舍弃通用抑制剂,转而汲取适配对象的体液,亲吻也好输血也罢,以此来维持健康。

 

然而就算是在几十亿人的范围内寻找,找到100%合适的配型也是极为罕见的事,而穷极一生也找不到配型只好终身依靠通用抑制剂,到了晚年饱受副作用危害的,也大有人在。

 

审核考试很快就到了,这是研究所的入职考试,王源虽然尚未成年,但其天赋与能力极强,已有的个人科研成果也备受业界瞩目。现代社会早已不将年龄看得那么重要,因此,在原校长的举荐之下,王源只要通过入职考试,就能成为研究所的一员。

 

先是笔试后是实验,整整花费了王源一整天的时间。再次确认调配出的试剂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王源把试管放进了存储设备,收拾桌面,准备离开实验室。

 

“砰——!”一声巨响。

 

王源吓了一跳,连忙在门边的识别器上按上指纹,开门。走廊上陆续走出几个考生,都在东张西望着寻找巨响的来源。此时广播适时响起:“由于突发事件,请完成考生的考生尽快跟随指示灯撤离,未完成考试的考生留在实验室继续作答。”广播循环了三遍,走廊地板上亮起了绿色的条形指示灯。

 

王源虽然疑惑得很,但是还是按捺下好奇心,顺着指示灯向着研究所大门走去。

 

研究所的范围不大,从实验室到大门也不过几分钟路程,只是这一路露天,王源身体状况又不好,一呼吸到室外空气,王源就忍不住咳嗽起来,脸色又白了几分,眼见着巴掌大的小脸血色全无,令人揪心。

 

研究所临街,咳嗽的情况越靠近大门越明显,及至门口,王源终于咳得眼前发黑,几乎晕倒。强稳住身体,他伸手向包里探寻着抑制剂喷雾,可越忙越错,原本一伸手就摸到的喷雾现在怎么摸也摸不到,王源又咳了两下,终于忍不住歪了身子要倒下——

 

像几十年前的偶像剧剧情一般,他被一双手扶住,那双手温柔有力。嘴里被塞入喷雾吸口,不过十几秒,王源就觉得身上被灌注了几分能量。微微低头的姿势,王源一睁眼,映入眼帘的就是身前这人身上的标识:W0921 王俊凯。

 

哦,是防卫部的。

 

王源就着这个姿势又缓了半分钟,感觉情况已大有好转,伸了伸手要起身。王俊凯感觉到怀里的人的举动,扶着他起来,开口:“好多了吗?记得把这次情况同步到个人记录里,今天的抑制剂也要记得扣除。”声音低沉缓和,如同他的手掌一样温柔。

 

“王区部长,研究所的医生已经初步验了尸体,情况已经传给您了,请您查收。”

 

王俊凯点了点头:“好,辛苦。”扶着王源站好,又确定了他确实无碍,“再见。”他转身走了。

 

王源就在原地没动,就这样看着王俊凯,这个人实在出挑,人群之中竟一眼就能看到他,背影修长伟岸,正面……王源回想了一下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真是可惜,这样的资本,该去做艺人的吧。

 

反正也不关我的事,王源转身耸了耸肩,不甚在意。

 

等下……尸体?保卫部?这里……这里难道发生了命案不成?

 

 

02

 

按下手环的接入键,调整耳朵上的耳机,清亮的声音向着那头传去:“怎么了,医生?”

 

那头的医生显然心情不错,声音也带着愉悦:“王源啊,你可真不愧是未来的国家栋梁,他们果然是很重视你,这么快就……”

 

“啊……让我猜猜,我的适配对象找到了?”王源打断医生的话,慢悠悠说道。

 

“嗯?不错。”医生有一丝惊讶,“那你再猜猜……”

 

“哦,我再猜,契合度很高,对吧?”

 

医生的话两度被打断,颇为无奈。可王源竟能说的一分不差、准确无误,这让医生吃惊得很。“不对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碰见他了,跟他有了接触。”王源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人的面容,一身警官制服让人印象深刻,“他叫王俊凯,是他吗?”

 

医生仿佛找到了一个反击的机会,悠闲道:“你猜呀。”

 

被医生将了一军的王源丝毫不在意,说:“你就别卖关子了。毕竟适配率再高,也不可能一定就是他。”

 

医生的语气却突然严肃了不少:“你是国家研究员,他是防卫部区部长,你们的基因都很优秀,再加上……你们的契合度,是百分之百,完全适配。不是他是谁?”

 

“等下!你是说……”王源万分惊讶,能迅速找到适配对象已经是万分不易,更不要说完全适配,这样的几率真是小之又小几近为零。

 

“好了,王研究员,初次正式见面的具体安排我马上传给你,就这样了。哦对了,记得按时按量服用抑制剂。”

 

医生的消息让王源狠狠吃了一惊,这让医生很高兴,觉得扳回了一程。

 

百分之百,完全适配……直到结束通话之后的许久,王源嘴里还反复念着这两个词。对于天生体弱的王源来说,这实在是天大的好消息。不仅是对于个人的身体情况,还对于他目前的研究。

 

返回住所的路上,王源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03

 

特别设定的提示音代表着这份文件不一般的来源。

 

事务繁忙的王区部长一目十行:“明天?那今天准时下班好好休息好了。”

 

配型双方的初次会面一般是定在医院的,要进行首次的体液反应检测,确认双方对对方的体液的接受程度与排异状况。虽说王俊凯王源是完全适配,但是必要的检查过程还是要有的,所以初次会面定在了医院,且会抽血检验。王俊凯按时下班好好休息,正是为了明天血液检测的结果无异常。

 

手环提醒下班时间到,王俊凯匆匆结束手头工作,开门欲走。门一开,便对上门口的下属。年轻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见王区部长正好开门,有点惊喜:“区部长,正好,这是上次研究所自杀事件的报告纸质版,您看一眼,无误的话我拿去存档了。”防卫部文件向来是电子纸质两种存档方式,两种都需要层层管理者的把关。小伙儿把文件双手递给王俊凯,规规矩矩敬了个礼,回去了。王俊凯对着手上的文件苦笑,这一大叠文件,今晚是不能准时下班了。

 

处理弯公事已是深夜,公共飞行器早就停运了,王俊凯只好等着速度稍逊的公共悬浮列车。

 

列车拐过三个街道,绕过四个街区,停下。王俊凯下车。这里离他的住处还有一段距离,但悬浮列车只能到这里了,剩下的路要走着回去了。

 

路灯昏暗,皮鞋敲击着马路,在寂静的街道中回响着,嗒、嗒、嗒,一声又一声。

 

突然间,昏暗巷子里窜出个人,脚步飞快,三两下从王俊凯眼前略过。深夜如此必有异常,王俊凯遵循直觉追了上去!

 

这都什么年代了,这片区还有犯罪行为?王俊凯一边讶异一边加快了脚步,用大长腿在街道中穿梭着。最终……追丢了。

 

“呼……”深呼了一口气,王俊凯停在了一个岔路口。面前三条路,其中两条路周边还是居民楼,一时之间王俊凯也找不到那个可疑人的踪迹了。

 

王俊凯迅速打开手环登录保卫部内部系统,请求扫描附近所有手环讯号,不消片刻,讯息便反馈到手环,看着其中一个点,王俊凯直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还未走到,墙后走出一个人,身型消瘦,手上还拎着……一把刀?

 

 

王源用手帕包着带血的刀,走出墙后,这路上还能捡个刀?这一片的治安也是愈发不好了。

 

咦?这不是适配对象吗?王源诧异,正对上王俊凯也有几分茫然的脸。

 

会是他吗?王俊凯开始思考,时间上来讲是够的,可是身型却相差太多,而且剧烈运动之后不可能气息如此平稳,不是他。

 

“您好,时间很晚了,您……”

 

“喏。”王源把刀往王俊凯面前一递,无意间看到了王俊凯手环投影上的讯息。聪敏如他,一下子将事情明白了七八分。既然是以后要长期相处的人,还是要帮一把的吧。

 

“王区部长,这把刀上,有很大可能是沾染了被害人的血迹和犯罪嫌疑人的指纹,是吧?”王源劳累了一天,声音也虚。

 

王俊凯皱了皱眉,明显不希望这件事牵扯到普通市民,于是开口道:“感谢您的配合,请把这把刀给我吧,后续的检查我们保卫部会负责的。现在时间晚……”

 

“等到保卫部检验出结果?最快也要明早吧,不法分子尚未落网,王区部长看起来一点不急啊?”王源第二次打断王俊凯的话,有几分是对王俊凯拒绝的姿态的不耐,也有几分觉得王俊凯婆婆妈妈,这今后都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

 

“这位先生……”

 

“王源,我叫王源。”王源第三次打断王俊凯的话,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王俊凯顿了顿:“好的,王先生……”

 

王俊凯你厉害,你是真不关心自己的适配对象是谁,这都没想起来。

 

王源更加不耐烦,隐隐觉得身体状况有点不好。不愿多说什么,扯着王俊凯就到光亮处。

 

当着王俊凯,这个保卫部区部长的面,王研究员开始了研究:

 

现如今科技飞速发展,检验手段也容易了许多。王源扯着一段从刀上提取了指纹的胶带,就往一个小型仪器的显示屏上贴,利索地贴上之后就不管了,转而处理血迹。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支“笔”,将笔尖往血迹上一戳,笔身瞬间变为显示屏,上面飞速滚过一些文字。

 

王源又转头查看验证指纹的仪器,在手环上记录下了一些什么,就收了仪器,再回头看那支“笔”的时候,笔身的字早已定格。王源看了一眼,在手环上记录,又关了仪器。

 

“就是这两个。”王源把手环投影朝向王俊凯。王区部长神色复杂,举起手环记录了这两条信息,对王源开口:“王先生,很感谢你的帮助,可是你非法持有……”

 

“编号w1108,王源,国家人类研究所研究员,这可不是非法持有。”王源晃了晃手上的仪器,丢进了公文包。身体愈发不舒服,还是快点回家吧。

 

研究员持有仪器,只要不做私用就不算违规,可是擅自接入国家数据库核对个人信息,这就违法了。可是王源却没有丝毫怯意,这就让王俊凯有点难办,这是什么有恃无恐?

 

“我可是为了王区部长早些破案才不得已接入数据库,王区部长不会这么不领情吧,有这个时间检举我,还不如早点回去侦破案情,抓住罪犯……咳咳!咳咳咳!”王源对这个不懂变通的区部长有一丝失望,可话还没说完,身体就先出现了状况。

 

“咳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让王源有些支撑不住,他缓缓坐下,调整气息……王俊凯掏出抑制剂喷雾,想要让王源吸一些,可是一凑近王源,王源的手环就发出警报。

 

过量?王俊凯愣了,觉得无比棘手。他一边轻顺王源后背,一边用手环试图联络附近医院……

 

“咳咳咳!”王源仍在猛烈咳着,突然觉得鼻腔和喉头一片腥甜,他知道那是血,强忍着咽了下去,可是鼻腔的血咽不下去,顺着鼻子就流了下来……

 

04

    

王源伸手捂着鼻子,不让王俊凯看见。可一动又扯着气息,咳的一声喷出几滴血。王俊凯这下真的吓到了,他从业多年还未见到情况如此危急的人。

 

手环接通了最近的医院,那边的人问着情况……

 

王源感觉自己在从里开始被撕扯着,浑身上下无比难受。抑制剂,我的抑制剂……不行,已经过量了,怎么办……适配,适配对象!

 

像是抓住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王源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狠狠揽过王俊凯,一口咬在了王俊凯唇上……吮吸,辗转,将舌尖探入他的口,汲取着,探索着……

 

更多!还要更多!还不够!牙齿触及对方舌尖唇畔的时候,王源才稍稍清醒。不行,不能弄伤他……

 

王区部长的通话被打断,还被猝不及防地咬了一嘴,茫然且抗拒。可是……可是这个人的气息好舒服……怀里的人逐渐稳定下来,王俊凯感觉到了这个变化,但手还是轻怕着王源的后背帮他顺着气。不自觉中开始回应,唇舌间的举动成了互动,单方面的给予变成了双方面的攫取,贪婪不知餍足。

 

这个复杂的吻直到医院的人来到才结束。

 

“王研究员,你欠我一个解释。”王源听见耳边低沉的声音。此时王源的身体状况已是好转许多,又恢复了那副清冷而略带高傲的样子:“我不欠任何人。王区部长看文件未免太粗心。”

 

王俊凯一时不能理解其中缘由,只好先放着疑惑将王源送上救护车,自己也上了车。

 

经过车上医护人员粗略的检查,发现王源的身体状况已经大有好转。救护车很快就到达了医院,在接受了一系列复杂而又详细的检查之后,医生们终于得出了诊断结论:王研究员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在逐渐趋于正常中,目前没有大碍,只是略有失血,也只是少量。

 

王俊凯看完报告严肃地点头示意明白了,余光看见身边坐着的王源一脸淡定,一副早就知晓的模样……

 

待到手续办完,留院观察时间结束,天色早已大亮,一抬手环,上午七点四十。

 

三个小时以前,王俊凯接到保卫部消息,根据他提供的物证以及嫌疑人身份,配合实时监控与定位确定位置,嫌疑人已经被送到了保卫部接受调查。两个小时之前,王俊凯又收到消息,保卫部已经确认当时所在的片区内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根据现场的调查,保卫部已经确认作案者正是这个嫌疑人,案情明朗证据确凿,可以结案了。

 

一个小时之前,王区部长接到了上级来电,上级领导大力赞扬了王俊凯的机智与果断:“很好!非常及时的查出了嫌疑人身份确定了位置!不过也得亏是你啊,别人还没有权限接入数据库呢。”

 

王俊凯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小憩的王源,轻声对着手环说道:“是啊,得亏是我。”

 

更改访问者身份,也属于权限能及的范围之内。

 

八点多,护士来通知二人可以离开医院了,王俊凯顺手提起王源的包:“我送你回家吧。”王源上前一步拿回了包,破天荒的对王俊凯笑的乖巧:“王区部长,再见。”不知是不是想多了,王俊凯总觉得这再见二字被说得格外深刻。

 

王源礼貌地道别之后转头就走。哼,区部长这么忙?忙到没时间看适配对象名字咯?

 

王俊凯看着王源径自走远,也就不再多做纠缠,就当作热心市民帮助公务,共创和谐社会好了。

 

下电梯,刚准备出医院大门,手环提示:距离“去医院见适配对象”还有“30分钟”。这是他之前就设定好的提醒事项。查看详情之后,王俊凯发现,地点不就是这个医院么。已经出了门的王区部长回头上楼……

 

05

 

由护士小姐带着,王俊凯走进了房间。不到两分钟,一位女医生推门而入,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对王俊凯笑得亲切:“王先生你好,我是你的观察医生,我姓许。你的适配对象他有点情况,不过他的血液我已经拿到了,现在就差你的了。”

 

没有及时见到对象,王俊凯觉得有一丝失望,但还是果断地接受了血样采集。两份血样需要经过固定程序分析,这之间的时间,许医生坐在了王俊凯的对面和他闲聊了起来。

 

“王先生有想过对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王俊凯被问得有些突然,略略思索了一下,答道:“之前没有想过,但是我工作特别忙,他跟我一起生活,应该很辛苦吧。”

 

“一起生活?王先生是希望能和对象结成婚姻伴侣的关系是吗?”体液多种多样,在如今的社会,互不喜欢的对象自然可以不用结成婚姻关系,而只靠定期交换适量血液之类的体液来维持正常生活。结成婚姻对象的情况已经不像几年前一样占多数了。“看来王先生意外的很保守呢。”

 

“只是觉得,比较稳定吧,我喜欢稳定一点。”

 

“那王先生有想过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吗?比如,性别啊,性格之类的。”

 

“性别当然无所谓,现在谁还在乎这个。性格嘛……如果一起生活的话,希望他能体谅我的工作,不奢求他能多体贴,就……希望他独立自主、坚强开朗。”

 

这几个形容词让医生若有所思,自言自语一般说:“听起来更偏向男性?”

 

“嗯……许医生,方便的话,我能问一下我的适配对象怎么了吗?”其实王俊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他啊,他正有小情绪呢,不想见你。许医生心里这样想着,但到底没说出口。只是略带尴尬的笑着。

 

这时,护士送来一支针剂。许医生接过,示意王俊凯撩袖子。“这是微量你对象的血液,在体液交换途径中算是最深层次,就是说,最‘烈’的一种方法了,测试通过,确认没有排异反应了,就说明其他途径也是无碍的了。”医生说得缓慢,几句话说完,针头已拔了出来。

 

“王先生少坐,我去看检验结果。”

 

王俊凯整理好袖子,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以为要迎接的是长久的等待,却在不到五分钟之后,听到了门口的声响。

 

砰的一声门就被推开,接着就看见许医生把一个人推了进来。

 

高挑清瘦,肤色略带苍白,眼下一片青黑。正是熬夜过后的王源。

 

“王源?”王俊凯惊得站了起来,一些片段迅速串联在一起。

 

“我不欠任何人。王区部长看文件未免太粗心。”

 

“王区部长,再见。”

 

抛去这些不讲,单从王源前一晚的状态来看,他就知道,他们俩之间一定存在着一定契合度,只是事发突然,王俊凯一时没反应过来,如今见到王源,惊讶之余也解开了疑惑。

 

“王区部长,你好啊。”声音清亮语气悠闲。





————————————————

再不发东西就要透明得消失了。我还是有在努力的。

不长,十万以内,自己没忍住先发了第一部分,just试水,瞅一眼反应,毕竟老是自娱自乐有点傻兮兮的XD  


寒假内一定写完我连大纲都写了呢!


迟到的圣诞快乐,希望能看到这篇的亲故们期末都高分满绩~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