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黑脸(超短篇)

*全是我编的

 

 

    打开微博看见那张宣传图的时候,王俊凯的心情是很复杂的。直到上个月他的手机壁纸还是这张的饭修扭头版,其实那天的场景王俊凯还记在心里,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时不时的跑出来。

 

    他不像王源那样,可以把个人情感完全与工作分开,有时候生活中的一些烦心事也会影响到他工作时的心情。那天好巧不巧,开工之前用小号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些杜威的“锤子”,言语恶毒地重伤那个明朗少年。出道也有一段时日,不是没看到这些言语,可是就是忍不了别人伤害他,事实分明不是如此,为什么要乱说!

 

    烦躁的心情被带到了工作,就连以往轻柔的动作也不小心带了力气,道歉的话却在嘴里怎么也开不了口,越熟就越难开口啊,真烦恼……王俊凯挠了挠头。

 

    王源边喝着水边推开了门,见到王俊凯早就在练习室,打了个招呼:“诶老王你好早。”王俊凯心里有事,只含含糊糊应了一句“嗯早。”

 

    心里藏着事,连练舞都没有以往那么全神贯注,舞蹈老师提醒了数次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放了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要他调整好状态。

 

    王源笑嘻嘻地看着王俊凯,顺手丢了自己的水给他,洁癖的处女座也不在意,开了就喝。王源顺势坐在了王俊凯身边,手肘戳了戳他:“你今天怎么啦?”眼神五分关切三分狡黠两分幸灾乐祸。

 

    你看,他就是这样,那天的事他几乎是立马都不记得了,硬生生把王俊凯当时想说的“手疼不疼”给堵了回去。也不知是第几次了。

 

    王俊凯苦笑,含糊地打太极:“困。”王源又笑,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打游戏打迟了吧,你就死心吧,再练也打不赢你源哥的!哈哈哈!”王俊凯把脖子上的毛巾摘下来,在王源满是汗的脖子上呼噜了两下,走到镜子前练舞去了。

 

    这节一个半小时的舞蹈课今天分外的唱长,王俊凯过的很是辛苦。

 

    然而最辛苦的还是两个人的独处时间,道歉的话都到了舌尖了就是说不出来,急死个人。王源自然注意到了王俊凯今天不太寻常的状态,一上车就大方地拍了拍大腿:“源哥大腿借你,你睡一会儿咯。”之后就不由分说地把王俊凯往腿上按,王俊凯一时反应不及,被一把按在了王源腿上,少年的身上没有几两肉,腿上也是硬梆梆的骨感,不过这样趴着的姿势王俊凯很喜欢,因为可以遮住不郁的面色。

 

    车上的冷气吹的王俊凯满是汗水的背有些发凉,或许是真的想让他好好休息,王源全程都没有开口,车内的气氛顿时有些微妙起来。

 

    忍了半路终于还是忍不住,王俊凯就这样趴着,一只手摸索着抓住了王源的左手。轻轻地揉了揉,闷闷说道:“疼不疼?”

 

    王源沉默,王俊凯等了半天没等到答案,各种想法把心口堵得有些发酸,着急地抬起头,却正对上一张笑的正开心的脸。王源顺手也抓了抓王俊凯的小肉手,声音温温柔柔的:“原来你是因为这个不开心啊。一点都不疼的。”他也是有刷微博的人呐。

 

    两个人的手就这样握着,你一下我一下揉着。王俊凯错开脸,表情一点也没有放松:“对不起。”舌尖上盘桓许久的话终于出口,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放松。

 

    “其实,我还蛮喜欢你对我黑脸。”看着王俊凯转过头,王源又补充,“我当然不是受虐狂。我的意思是,我喜欢你把情绪毫无保留地展现给我。”王源的另一只手也覆上。

 

    王俊凯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最后没说出口。

 

    他是艺人,更是队伍里最年长的队长,有义务要管理好队伍和个人的形象。

 

    “你是大哥,是队长,对贴心温柔的王俊凯,可是我希望你能做有各种情绪的小凯,不需要去掩藏去伪装,起码在我面前。”少年的薄唇开合,缓缓道,眼神温柔的犯规。

 

    “那你呢。”王俊凯猛的反问。王源有些不懂:“什么?”

 

    王俊凯也把另一只手放上,两个人的四个手掌就这样叠合着。

 

    “你有多少次,疼也说不疼,在意也说不在意,难过也说不难过。”王俊凯感觉手心那个手掌微微动了动,这次,词穷的是王源。

 

    王俊凯一字一句,眼神认真坚定:“我喜欢,你对我撒娇,对我作怪,你所有的情绪,我也想跟你分享。”

 

    王源很不好意思,耳尖悄悄的红了,这个人的眼神太可怕了,王源这样想着,错开了脸。

 

    王俊凯把之前的那只手从王源手中抽出,双手拢住这双骨节分明的手:“疼不疼?”王源撇了撇嘴:“有点。”

 

    王俊凯轻轻揉了揉:“对不起,绝不会有下次了。”直到这句话说完,心中的阴郁才彻底散开。捧着王源的手凑近自己的唇边,蜻蜓点水般触了触。

 

    王源的耳朵一下子全红了,一下子甩开了手:“干、干嘛啦!知错了就好啦。”

 

    “我、我跟你讲,你下次要是再这样,我、我下周五拿个麻袋哦!”王源颇为认真且颇有气势地握了握拳,吓唬道。

 

    “好。”身边的那个人早就笑成了叉烧包。

 

    

    娇娇姐很苦恼,这对王炸最近愈发皮了,也愈发黏着对方了,两个人就像茯苓饼一样,扯都扯不开。不过还好,大的那个最近蛮会管小的那个,只是最近小王不怕大王的黑脸了?

 

——————————

 

*嘛,如果是恋人的话,就应该可以毫无保留的把全部的自己展现出来吧?连带着偶尔的坏脾气?【单身18年的老阿姨这样幻想到。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