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我哪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

UHI

© UHI | Powered by LOFTER

蟹大王与汤圆圆


洞庭湖下有只蟹大王,凶狠无比。

虾队长扛着一堆小鱼来进贡的时候,蟹大王正坐在宝座上举着八条腿数脚毛。

蟹大王伸出小腿扒拉扒拉那一堆鱼,翻了个白眼从鼻孔里出气:“什么玩意儿啊这是,这都死了都,还有烂的。”

虾队长自知这批货不太好,一边“大王恕罪大王恕罪”一边提着鱼网往边上退。

蟹大王迟迟等不到今天的贡品,心中烦躁,翻了个白眼儿划了个腿花儿坐正了,准备给手下点颜色看看。

刚准备开口,底下的龙虾队长被虾队长一脚踹了出来,哆哆嗦嗦:“大、大王,今天我们在、在东边儿捞着个玩意儿,您、您过过眼?”手一挥,底下两人挑着个网子来了,里头篓着白花花的一团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软乎乎的,还被网线给勒出了几道痕。

“嗯?”蟹大王起了兴致下了宝座,用钳子轻轻碰了碰白团子。嘿!还真软啊!这手感好!大王高兴的一挥手:“给我留着做坐垫……”

话音未落就听着一阵“呜呜呜呜”啜泣声,像是这团子发出来的。蟹大王吓一跳之余,想着得保住自己大王的颜面,状着胆子狠命一戳——

“哇!疼啊!——”

龙虾们吓一跳松了手,团子噗的一声落了地,哭的愈发凄惨。

蟹大王又戳了戳团子:“诶,什么情况啊你这是。”

团子哽噎:“我是汤圆……我不要当坐垫……也不要吃了我……”蟹大王转过身才看见一对儿圆滚滚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包着一团眼泪,好不可怜。

汤圆一开口就停不下来:“我衣服都泡化了,呜呜呜呜……”

“那成吧,不吃。”蟹大王格外开恩,“去!把我的聚宝瓶拿来。”

喽啰们迅速取了个大瓶子来。

蟹大王万分小心的拔了软木塞子,伸着手一件一件把东西拿出来腾空瓶子:大头针、曲别针、绣花针、棉被针、鞋底针、一块钱、五毛钱、一毛钱、一分钱、去年游客姑娘掉的一只耳环、前年邻居姑妈送的一颗珍珠……

倒腾了好一会儿才腾干净。

蟹大王生平第一次如此小心,把汤圆塞进了瓶子,又就着瓶口刮了刮地上汤圆的“衣服”,总算刮干净了。

汤圆被装在圆圆的瓶子里,显得愈发圆润可爱。

蟹大王捧着瓶子就往屋里去了……手下人总算逃过一劫纷纷松口气。

啊?你问结局?结局啊……就,就,从此君王不早朝呗。




——————————————

just段子。

设定侵删致歉

评论
热度(5)